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同人小說 Seed-D 續(暫名: 戰後的明天)



同人小說 Seed-D 續(暫名: 戰後的明天)

[隱藏]
同人小說 Seed-D 續(暫名: 戰後的明天)


1. 開首會很無聊及不明所云。

2. 描述稚嫩, 文筆欠聯想部分。

3. 很難令人明白角色的動作及性格。

4. 有一廂情願的情節

5. 總之, 請多多指教.

6. 預計兩星期一篇(1月 & 6月, 12月+5月暫停, 因為要考試)

戰後的明天
PROLOGUE
                 C.E.74, 隨着ZAFT (札多) 軍的要塞- 彌賽亞被從ORB (奧布) 所派來的 Archangel (大天使號), Eternal (永恆號) 及幾艘宇宙艦給攻下了, Duranal議長死於戰爭中, 而其生前所提倡的 ‘Destiny Plan’ 也被世人相信着, 早已告一段落, 成為歷史中的一個名詞; 但那個計劃所伴隨而來的動盪卻不停的搖撼著那脆弱的和平的根基。
                 數千年來的歷史中, 一旦廣大的帝國所擁有的那威振四海的力量消失, 國土上的野心家就會發起動盪, 而動盪所會招致的, 或是分裂, 或是自立為國, 但都是免不了「戰爭」這傢伙的份兒。
                而平息戰爭的, 往往是手握重兵, 坐擁着強大力量的人, 但這類人卻是兩名少女, Lacus‧Clyne(莉古絲‧古蘭爾)及Cagalli‧Yula‧Athha (卡加蓮‧尤拉‧阿斯巴), 兩名成為政治界的新推手的19歲國家元首, 分別領導着布蘭度(PLANT)和奧布的人所厭惡的,  這就是兩國遲遲不肯對地球聯邦伸出援手的主要原因 。

我希望大家發表多些意見, 讓我作出改善.

[ 本帖最後由 snow利基亞 於 2008-3-9 04:2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你十二月唔出,就唔好十二月開帖啦…未畀人鎖過咩

回覆 引用 TOP

其實我仲有存貨既,不過我test唔出得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3 snow利基亞 的帖子

原來是這樣嗎?
但既然是存貨,為甚麼不能出?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4集的存貨我不認為能支持兩個月囉。

不過有人睇, 應該不會斷尾吧?

[ 本帖最後由 snow利基亞 於 2007-12-10 04:35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Phase 01

                  在夜深人靜的黑暗中, 在亞洲大陸外的一個小島, 島上閃着一個一個的小光球, 意味着戰爭的發生, 一場不是一般平民能介入的MS戰在上演着。
                  
                  在那個名為海南的島上, 5台巨型的機械人在該島的首都城市上像一隻隻蒼蠅般打轉着。其中4台是島政府從戰爭中回收並修理好的地球聯合軍量產MS, GAT-04 Windam (偉達), 另外的一台也是地球聯合軍的MS, GAT-X再生計劃的其中一架, GAT-X105E Strike Noir (漆黑突擊), 是海南島的入侵者。儘管偉達的駕駛員併了命的企圖擊落那與不速之客一詞相襯非常的黑色MS, 但基於機體性能上的差異, 即使偉達部隊在數量上佔到上風, 沒有勝利女神的眷顧也不過形同白費心機。過了約十分鐘後, 戰事中偉達唯一威脅到漆黑突擊的攻擊出現了。
                  也許漆黑突擊的駕駛員”玩”偉達玩得反應開始麻木了, 不但沒有進行過攻擊或對偉達部隊的攻擊進行反擊, 連迴避的幅度和速度也下降了。 偉達部隊的隊長乘機出其不意地在偉達的腰間掏出了枚灰銀色的錐子形物體, 盡力以最小的幅度拋了出去。
                  
                  「...... 咦?」漆黑突擊的駕駛員被警報聲從發呆狀態拉回現實, 才發現一個小東西正向自己飛過來, 立即踏下腳掣, 又拉下節流閥的推杆, 漆黑突擊便僅僅向後移了一步的距離躲開了這次偷襲, 但這個動作也令那駕駛員知道, 自己太散漫了。
                  
                  「連這樣的突擊也能避開?」偉達部隊的隊長驚叫。
                  「隊長, 該怎樣做才好,請下指示!」
                   偉達部隊的隊長機就是這樣擺出了十秒的無防備狀態。
                   就是這短短的十秒, 那隊長便害死了2個人。
                  
                  艾力斯,  漆黑突擊的駕駛員, 見那台剛才偷襲自己的偉達數秒前便呆呆的停頓在半空, 即是滯空, 便立即反擊。漆黑突擊雙手握着的兩把短小得不像光束槍, 但又是光束槍的銀白色的M8F-SB1 短光束步槍, 又叫”Shorty”, 突然抬起, 艾力斯以最短的時間同時描準了其中2個的”幸運兒”。
                  還是懵然不知自己被鎖定的2台偉達, 直至敵機開始射擊才急忙散開, 但Shorty是可以讓持有的MS擁有短時間內連續發射光束的能力, 最少可以有十發以上, 所以那兩台偉達即使避開了最初的1、2發, 但後繼的光束還是把偉達逮住並打下了敵機。碎片夾雜着烏煙和火舌的鮮紅直墜向高樓大廈林立的城鎮上, 不但撞毀了大廈, 還引發了火警。

                  「史絡!艾文!可惡, 這傢伙! 」偉達部隊的隊長憤叫道, 同時和另1台偉達像很合拍的同時將噴射飛行器上的空對空導彈, 「伯勞鳥」射出。還沒有數秒, 「伯勞鳥」便立即被漆黑突擊的M2M5 “Todesschrecken”12.5mm自動CIWS所射出的子彈掃落, 怖下了團煙。

                  乘那團黑煙還沒有散去, 漆黑突擊將Shorty側放在腰間, 騰出手來射出手掌上的2個EQS1358火箭錨, 鉤住了殘存下來的2台偉達。這時, 煙消散了, 偉達便加速衝向那台看上去只配備了光束槍的MS, 並拔出了光劍, 一副要進行格鬥戰的樣子。但這兩台偉達的光劍直刺被漆黑突擊的一個跟斗就化解了。
                  「還想多試一次? 現實可沒有這麼仁慈呢。」稍微尖削的臉孔上流露着天真的稚氣, 那雙天藍色的大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邪邪的微笑着, 四肢則忙碌地調整原本擺出了大字型的姿勢的漆黑突擊, 令其突然縮起了手腳, 把鉤住了偉達的火箭錨拉直, 敵機便被對方的機體的裝甲撞個粉碎, 推進劑在動力爐的失火下發生劇烈的爆炸, 相撞的力度之大, 亦令碎片互相扣住了, 成了一個雞蛋狀的橢圓形的火球, 直往城鎮處掉下去。
                  離地足足1000多呎, 掉下去的話城鎮和偉達的碎片便會玉石俱焚, 這該是令人掩臉的場景, 艾力斯卻很高興似的看着, 像是要炫燿自己和那些已赴黃泉的偉達駕駛員, 兩者之間技術和機體的力量差異。

(Phase 01 END)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真的很「長」= =
大哥死了,
已經不在了!
但是他會在我的背上、
在我的胸膛裏,
和我合為一體繼續活下去!!!

要鑽就要一口氣鑽破天際,
就算自堀墳墓也要穿破障礙,
穿破一切就是我的勝利!
你以為我是誰?
我是西蒙,
不是卡米那大哥,
我就是我!
鑽洞西蒙!!!

回覆 引用 TOP

為慶祝一星期6個Test的過去, 提早更新

Phase 02

                  「任務, 完成了。」她向管制員報告。艾力斯那張精靈般可愛的臉蛋在腦部和五官的配合下, 竟可以表現出有如冷血殺手的冷酷, 好像換了個人一樣。
                  獲得司令部的批准, 她驅機返航, 回到一水之隔外的祖國, 的MS格納庫。那時剛好是日出, 暗藍色的, 飄着朵朵雲彩的蒼穹, 多了隻乳白色的眼睛。大概老天爺還沒有睡醒, 睡眼惺忪的雙目是不會散發出甚麼程度的光輝, 所以那眼睛一點也不刺眼, 反而有點像輪明月。
                  
                  在負責保護珠江三角洲及兩個行政特區的基地分別是在中山市的東面及東莞市的西南方, 艾力斯隸屬前者的海岸基地。
                  這個國家名為中國, 領地的分怖上也是在許多年前, 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上, 還差西面的高地區域, 但其餘的已經從其他分裂國奪回。是將國家面積擴展得最快的分裂國。當然, 她也受到布蘭度等勢力的注意。

                  機械巨人的身軀隨着電源的關閉而退去了身上的色彩, 露出了原本的鐵灰色。正當愛機在進行例行的維修檢查及補給時, 艾力斯便呆在以白色為主調的駕駛員休息室內一手執着本厚得像個枕頭的軍規書, 另一手則拿着罐插着膠飲管的綠茶, 趴在梳化上很寫意的邊看那隨手執起的”枕頭”, 邊喝綠茶。
                  正當那天藍色的眼眸在一個個字, 一行又一行的移動着, 休息室的自動門打開了, 艾力斯立即抬起頭來看, 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走了進來。那男人看上去大概20歲, 比自己高出一個頭, 身材還算健碩, 除了俊俏的臉外, 頸部以下也屬於一般年輕指揮管的身型。檸檬黄色的碎散短髮, 虹膜是她最討厭的紫羅蘭色, 整個樣子令她聯想起奧布一年前那個尤納‧洛瑪‧聖蘭(Yona‧Roma‧Saran), 差點殺了奧布的混蛋。
                  「你……是誰。」艾力斯露出了殺手般的眼神, 故意壓低聲線, 低得像是鬼的提問, 但這樣做對聲線的損害很大, 因此她不會隨便以這語氣跟人說話。
                  「哎唷喂呀……」那人搖頭攤手的叫着, 像是看到壞孩子的幼稚園保姆的哀嘆。
                  「別這麼多語氣助詞, 浪費時間!」忍住一拳往那人揍的衝動, 艾力斯繼讀埋頭於書中。
                  「我是弗雷德, 新來的指揮官。你這樣是甚麼態度呀?」那個叫弗雷德不滿的支着腰, 質問道。
                  「待客之道。」漫不經心的回應更令弗雷德感到憤怒, 但還是勉強擠出句話。
                  「雖然戰王引用了札多的軍制, 但你也別這麼過份嘛。你的隊長呢?」
                  「在房裏。」艾力斯可能暫時不想惹怒指揮官, 語氣明顯添了幾分敬意。
                  弗雷德突然心血來潮, 想一試這個基地的駐兵的近戰能力, 便舉起了拳頭, 描準那優哉游哉的女士兵的紫藍色的髮海揮過去。
                  還未碰觸到她的一根髮絲, 正在向前的一拳便被看上去根本舉不起包米的纖弱手臂輕鬆抓住, 左手還是托着腮的。她立即瞪了他一下, 低聲說了「卑鄙」二字, 下一秒, 她便趕在想使力縮回手臂的弗雷德之前, 把他扯到梳化後。
                  莫名其妙的怪力把身為前任近戰指導師的弗雷德嚇窒, 被址着翻過了梳化, 他的脊椎骨, 後腦等便重重的摔在冰冷堅硬的地板上。還沒有時間給他喘息, 艾力斯便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雙膝壓住了弗雷德的手掌, 跟先前的散漫有很大的分別, 眼神是別人即使有膽子正視也看不出她的想法的銳利, 每個動作也有殺手應具備的準確和反應, 他暗地裡肯定, 這軍隊對近戰的培育比他的更好。
                  也許艾力斯看不出他已經失去戰意, 雙手抓住弗雷德的脖子, 開始使力, 不一會兒, 弗雷德便覺得透不到氣, 想用手來散開一點但雙手偏偏被壓得發痛。
                  他的腦中突然浮起個最糟糕的原因, 她想殺了自己!

(Phase 02 END)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加油,十卜你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覺得好像機體是出自CE系,但世界並不是CE來的,不用「Seed-D續」的名義發表會不會好一點?不知是不是記錯了,感覺上故事好像和另一個同人故事的設定很像。
學好中文。
對事不對人。
不想看,就不要看;不想回覆,就不要回覆。
匿名並不等同不必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以禮待人,以理說人,以德服人。
不要懼俱謾罵恐嚇,把信念貫徹始終。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10 20025661 的帖子

看下去就知道的了。
還有, 多謝支持!!

回覆 引用 TOP

考試前的最後一話

======================
Phase 03
                  
                  這時候, 一陣嘻笑聲從走廊逐漸接近, 從聲音中艾力斯聽出了來者何人, 但又不想放過眼前這個傢伙, 心裏這兩個念頭正在交戰着。自動門打開的一剎那, 她選擇了維持現在這一面倒的局面。而弗雷德則感覺得到她的手鬆了一點, 但還是逃不出她的手。
                  第一個進來的是艾力斯所屬部隊隊長, 奧利(Ollie)。長得能鋪在肩上的藍髮, 紫水晶般的雙眼帶着驚訝的眼神望著艾力斯, 問:
                  「你幹嘛又捉住別人呀?」
                  「是他自找的。」話雖然是這樣說, 但艾力斯已經放了這個一就職便給部下揍的可憐指揮官, 爬回沙發上繼續看書。
                  其餘三人光是看到奧利在為痛苦的咳個不停的人拍背, 就知道艾力斯又跟那個人打過架了。那個長髮女子架起雙手於胸前, 以責罵的口吻問:
                  「又‧打‧架? 我叫過你很多次別老是動手動腳嘛!」
                  「算了吧, 特蕾西(Tracy)。被揍的也沒有說過甚麼, 你又何必這麼生氣呢? 」另一個棕髮少女立即說。
                  「這個是態度的問題啊,莎亞娜(Sarah)。」特蕾西立即轉過頭來, 轉為跟莎亞娜說教。引起最後那名紅髮黃瞳的少女的不耐煩。
                  「你們兩個人都給我閉嘴, 我, 蘇拉(Solar), 可不是來聽你們爭吵的。」
                  這時, 奧利便顯出了他能成為隊長的壓場能力, 宣佈般高聲說道:
                  「好了, 好了, 吵夠了, 靜一靜。這位是本隊的指揮官, 叫弗雷德 (Fred) 。」
                  「吓?!這…」莎亞娜還沒有說完, 就聽到特蕾西和蘇拉的同聲叫道。
                  「艾力斯(Iris)打指揮官?你吃錯了甚麼?」
                  這個五人小隊是個特別成立的獨立分隊, 一般的軍規他們也會遵守, 揍指揮官這種事也是絕對禁止的。
                  「不是她的錯, 是我一時技癢, 想順道測試一下這裏的駐兵的近戰能力, 所以才…」弗雷德為艾力斯解釋, 但她已經溜走了。莎亞娜首先發言。
                  「不行不行, 你應該看過我們的個人資料吧?」          「嗯。」
                  「應該知道她是自然人?」                                           「嗯。」
                  「但她的個人戰鬥力, 反應, 還是MS的操控, 是可以媲美新人類的。」
                  「是的嗎?」                                          
                  「有聽過由自然人經後天的强化後的, 强化人吧?」奧利問。
                  「呀, 不過強化人會出現藥物禁斷的徵狀, 如果沒有地球軍研製的某種裝置, 活不過多少天的。札多軍已經證實了呀。」
                  「是呀, 但誰知道她究竟甚麼來的, 政府的相關部門又甚麼都不知道。」特蕾西抱怨着。
                  「你去查過那些菜鳥部門的資料?」
                  「我也知道是徒勞, 但循正常的渠道去查就只有他們。」
                  「別談了, 去看看她吧。我也差不多要去就職禮。」
                  「好吧。」                        「再見了。」
                  「幹嘛說得像他要死一樣?」
                  「艾力斯那傢伙九成也會在房裏。」蘇拉址開了話題。
                  
                  才踏進那超過2,000呎的複式中產級豪宅, 左邊的飯桌上放着朵鮮紅的樹脂黏土做成的假玫瑰, 還有張紙。
                  「奧利:
                                               弄好給你了。」
                  只有短短的一句, 但特蕾西等三人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副好狡猾的樣子, 說:
                  「想不到你們已經有 “那種”關係呢。」

(Phase 03 END)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
Phase 04
                  
                  奧利嘆了口氣, 沒好氣的說:
                  「只是份視覺藝術課的作業罷了, 還記得嗎?」
                  「哎呀!我還沒有做過!」
                  「唔唔, 特蕾西還沒有開始, 我沒有做過不過是正常的表現。」蘇拉點着頭說。
                  「但明天就有V. A. 課, 要交了。」一講曹操, 曹操就到, 艾力斯突然出現在四人之間, 嚇了奧利以外的三人一跳。
                  「所以呢, 請你們這三條懶惰蟲給我去做功課吧。」
                  奧利打發了三人回房中趕工, 自己也步上木製地板鋪着的十多二十級樓梯, 回到自己的房間, 如忘卻了艾力斯的存在一樣。
                  「模擬戰。」艾力斯恍然大悟的說, 「去玩一下吧。」

                  坐進狹小得可憐的模擬戰駕駛艙內, 艾力斯熟練的啟動了電腦, 從這台笨重的機器接駁到格納庫的出入口上面的巨大熒幕也亮了起來, 眏出了「Loading...」的字句, 吸引了數個剛 “收工”的整備人員駐足凝望着剛剛映出的漆黑色背影, 落在看似非常平滑的黄沙上, 是漆黑突擊, 在沙漠中與兩台敵機碰面, 遠方有左右邊各一的突出的小石丘。畫面的右上方有個小雷達, 小得只能將MS以一小點作為標記, 除了左上方以外, 左右下角分別放了根藍棒 (BD, Boost Dash) *及個數字, 是630。
                  「Start Battle」這字詞已經消失了, 但漆黑突擊還是站着不動。一個整備人員大聲喊道: 「這樣子站MS的腳部關節會很大損耗的! 」
    (胡扯!)  「吓? 哦。」在模擬戰駕駛艙後傳出了回應, 漆黑突擊也開始跑動了, 要不然她可能真會等敵機自己衝過來才開始動的。才走了十步左右, 漆黑突擊便向前飛起了。不一會兒, 敵機便朝自己發射光束, 但只消做一個叫Step的動作便化解了。
                  往後的回避動作也只是朝左、右、前、後的Step來避開近、中及遠距離的攻擊。敵機分別是傳說 (Legend) 和天帝 (Providence), 這兩台宇宙用MS, 也即是說這場是不可能的戰鬥。因為一來兩台MS都已經被自由 (Freedom) 幹掉了, 二來天帝在地球的重力下, 那細小的推進器根本支持不到讓超過90噸重的機體飛起來。
                  漆黑突擊輕盈的跳了起來, 向右移了一下, 槍口就朝傳說噴出了6發光束, 但都落在沙丘上, 傳說向前飛開了。才想繼續追擊, 但漆黑突擊的飛行值 (即BD) 已經耗盡了, 只得被逼降至沙面。這個情況在這裏的人來說, 是普通不過的事, 因為實戰不會有這個麻煩的限制, 但着地前能又避開攻擊, 又擊中傳說, 好像太難了吧? 但由於模擬器的內置電腦已經自動調整了OS, 所以MS能避免陷於流沙般的地面, 倘若沒有這個方便, 那時幾台MS只能半埋在沙中向敵機射擊。但聽起來好像挺好玩。
                  此時, 基地內響起了廣播聲。
                  「請隊編號2047的所有隊員到簡報室集合, 重覆, 請2047隊隊員到簡報室集合。」
                  「艾力斯, 你要走了吧?」一個維修員問。「不如我替你繼續下去吧。」
                  「好哇, 反正這個是米娜(Mila)的記錄。」
                  只聽到後面傳來陣陣竊竊私語。
                  「@^&%$#&% !」

                  集合後弗雷德對五人說:
                  「明天04:50, 2047隊的MS駕駛員請駕機到5號機坪做升空準備。第一次的宇宙戰的任務是監察於15:00從布蘭度出發的大天使號。
                  注意別被目標發現, 以及在抵達廢棄物帶後, 聯絡指揮中心。」
                  「即是說要在大天使號穿過大氣層時聯絡指揮中心, 是不是?」
                  「是, 還有其他問題嗎?」
                  「如果有敵機向我們攻擊, 那......」
                  「迫不得已的情況下, 被發現也沒有辦法。如果沒有問題可以解散。」
                  「終於有機會一睹傳說中的大天使號了, 好開心呀。」特蕾西說。
                  「是啊是啊, 真想明天快點到呀。」莎亞娜接上了前話說。
                  「擊沉它。」蘇拉以開玩笑的口吻說。
                  「做到才算啦。」奧利笑着說。「護衞艦群也是個問題。」
                  只有艾力斯有點不耐煩的想 : 不過是看一看罷了, 又不是讓你參觀內部, 犯不著這麼高興吧?

(Phase 04 END)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怎麼哭了?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14 ABilly 的帖子

[隱藏]
Because 之前冇人回...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