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資訊] 疫情席捲中韓 仰賴代工的日本動漫業瀕臨崩解



疫情席捲中韓 仰賴代工的日本動漫業瀕臨崩解

[隱藏]
https://www.hk01.com/世界說/447046/新冠肺炎-疫情席捲中韓-仰賴代工的日本動漫業瀕臨崩解?fbclid=IwAR34JluCB14xy68Pw8ZG4x5kFx6XS9kEp2VyUX0RXL6IGeJAQKpkT43PDzs&utm_campaign=views&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bpost

1584264764576.jpg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延燒全球,截至當地時間3月13日,日本確診病例已經690例,日本政府喊停大型展覽活動,包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首次停辦春季甲子園高中棒球比賽。然而受影響的不只是戶外活動,就連日本近年力推的「宅文化」也受到影響,許多部動畫被喊停與延期。

於2016年上映並且大受好評的動畫《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原本將於2020年4月上映續作的第二季,就因為受到疫情影響,已經順延到7月播出,也不排除繼續延期的可能性。日本「國民動畫」的《哆啦A夢》,於2020年的新作劇場版《大雄的新恐龍》也從原本的3月6日上映無限期延期。除此之外還有多部動畫已經宣布延期。

為什麼會如此?除了在電影院上映的劇場版會擔心受到疫情影響而減少票房之外,一般在電視頻道、串流平台播出的長篇動畫,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受到疫情影響因為無法如期完工。

代工產業受到考驗

日本動漫業長期依賴外包代工並不是新聞,早在「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蟲的年代,動漫工作室也將許多後期工作外包給其他工作室。1970年代起,台灣動漫代工業興起,長期承包日本的動漫後期工作,直到1990年代後又陸續移轉到韓國與中國大陸。

如此長期的外包作業,造成的後果就是如今的日本面臨嚴重的動漫製作人才不足的情況。一旦外包地出了狀況,日本國內完全沒有足夠的製作能量繼續製作。曾參與《銀魂》劇場版製作的動畫師なわスタ就在Twitter上表示:「(日本的動畫師)就算再增加十倍也不夠啊。」

即使動漫製作是在室內進行,除了動畫師本人受到感染外,看似不會影響製作,但這個外包產業鏈會斷在「將製作完成的動畫原稿運送至日本國內」的環節上,因為日本目前已經對中國大陸和韓國進行了大規模的停飛作業,也暫停了與韓國間的免籤協議,使得動漫業界長年以來「由工作人員帶著製作完成的原稿搭飛機產地直送」的模式遭到重創。

這種模式看似滑稽,實際上是為了能夠在開天窗前多爭取一點製作時間的最後手段,但長期以來日本業界已經將「最後手段」當做了常態,也使得產業越來越畸形。

畸形的業界還能走多久

擔任過《OVERLORD》等多部著名動畫的作畫導演、演出導演等職務的知名動畫師中野彰子,就表示:「製作動畫的單價太低,在日本接外包活不下去。」通常動畫製作是由工作室做出有如漫畫一樣的原畫,而原畫與原畫之間的畫面就外包給其他工作室來銜接。目前日本動畫一個鏡頭的原畫(平均約5至10張)報價約5,000日圓(約370港元),而外包的銜接作畫一張僅200日圓。

因為單價太低因此只能外包,找不到日本動畫師做,就外包給其他國家;又因為利潤太低所以外包也請不起太多動畫師,只能增加每單位動畫師的工作時間,如果趕不及在開天窗前交稿就只能降低作畫品質。

日本動畫業界就長期在這種畸形環境下「好像還過得去」,其實是處在只要一個環節崩解就會連續崩解的狀態。即使日本動畫產值年年增加,但分配給基層動畫師的成本並沒有增加,只能用外包、加班、偷工減料的三板斧一再敷衍過去。

知名日本聲優緒方惠美也於3月9日為動畫界發聲,表示在中、日、韓如今的情況下,動畫畫面「這沒有在動吧」都已經是盡全力的狀況了。只是長期以來,日本動畫界光鮮亮麗的表面下,忽視密集技術、勞力的下層,也許目前正是付出苦果的時候。

[ 本帖最後由 青檸芭比 於 2020-3-15 05: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依賴別人就有這問題。
中國和韓國取代日本的日子不遠了? 另外美國動畫又有沒有外包?

[ 本帖最後由 爆丸先生 於 2020-3-21 02:0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