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政治]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四)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四)

[隱藏]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三日)在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各位司法機構人員、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嘉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法治

如今正好是反思去年,並且計劃前路的時候。香港在二○一九年經歷了動盪不休和極之艱難的日子。許多香港的核心價值都飽受衝擊,大家最重視的核心價值「法治」也不例外。法治的內涵言人人殊,有些是發人深省的不變真理;有些則不過是憑空想像或是誤導性的謬見。評價法治實行情況的方法很多,有些是基於主觀感覺,也有些是基於客觀指標。

法治的正確概念可以從以下兩項權威論述得知:

已故的兵咸勳爵(Lord Bingham)在其啓發人心的著作《法治》(Rule of Law)一書中,把法治的核心概念總結為﹕「國家內所有人和權力機關,不論公營或私營,都應當受法律約束,並有權享有法律帶來的裨益。法律必須公開制定,(一般)只在將來生效,並在法院公開施行」(註一)。

二○一二年《聯合國大會國內和國際的法治問題高級別會議宣言》確認「推進法治,對於實現持續和包容性經濟增長、可持續發展、消除貧困與飢餓以及充分實現所有人權和基本自由來說,至關重要」(註二)。

由於法治元素的內涵必然涉及廣泛層面。在此,我希望重點指出其中一些實質和程序的層面。

法治的實質層面

正如迪普洛克大法官(Lord Diplock)認為:「接納法治作為憲法原則,要求公民在採取任何行動前都應該能事先知悉隨之而來的法律後果」(註三)。法律必須方便查閱、能被理解、穩定、具預測性和公平,使任何社會均可以持續發展。《基本法》訂明了香港的法律基礎架構。我們的法例以淺白的語言寫成,並且可以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網站上查閱。我們的案例也上載到互聯網,方便公眾查閱。

訴訟難免涉及對立的權利。然而,權利不是必然絕對的,而是可能受到限制。正如上訴法庭在律政司司長訴黃之鋒及其他人(註四)一案中提醒:「若只是强調個人權利而不顧及守法,人們很容易自以為是,只看重自己的權益,而漠視別人和社會整體的權益,社會便很容易陷入紛亂」。

在亂局下,暴力橫行,破壞行為猖獗,那就是暴徒統治而不是法治。為免警務人員在互聯網平台被起底及滋擾,高等法院在頒令繼續執行相應的臨時禁制令時指出:「重覆和不斷升級的違法行為在情理上是沒有可能促進和維持法治」(註五),而「干犯這類罪行的人,稱之為『罪犯』也不為過。犯罪活動不會純粹因為犯事者自以為基於某個特定或可能更崇高的原因行事,便變成不是犯罪活動」(註六)。」

薩克斯法官(Lord Sachs)在R v Caird & Others(註七)一案中也認為:「有說法指社會上部分堅信某套觀點的人結成一夥,干擾另一部分對於該套觀點感覺不如他們那般强烈或持不同觀點的人的合法活動,是理所當然的事。任何此等說法均不能容忍,必須毫不猶豫地予以駁斥」。

法治的程序層面

公平審訊和正當程序是法治在程序層面的必要元素,而司法機構的角色舉足輕重。正如終審法院馬道立首席法官於二○一五年在英格蘭及威爾斯大律師公會國際法治講座指出,在具透明度的法律制度下,社會能夠觀察得知,獨立的司法機構是「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的精神主持正義」,並且提供附有理由的判案書,作為依照法律及其精神作出判決的佐證,彰顯法治的存在(註八)。

廖柏嘉勳爵(Lord Neuberger)在與英國脫歐有關一案中對司法機構的角色提出的看法,與上述分析可謂相輔相成:「從最廣義來說,司法機構負責維護和促進法治;具體而言,對訴諸法庭的每宗案件,法官都不偏不倚地確認和應用相關法律。」(註九)

律政司在二○一九年取得的主要成就

律政司在二○一九年繼續為政府就各種各樣的事宜提供坦誠、獨立及專業的法律意見,使其充分了解所牽涉的法律問題,並且嚴格依法行事。除了在公法訴訟和民事申索中代表政府外,律政司也致力確保政府的政策和立法建議符合《基本法》及本港法律制度的其他基本原則。此外,律政司按照《基本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嚴肅履行主管刑事檢控工作的憲制角色,不受任何干涉;所有檢控決定都是在考慮所得證據、適用法律及《檢控守則》所載的原則後所作出。為了使得瀏覽法例更為方便,律政司繼續提升電子版香港法例資料庫的功能,並在資料庫發布更多法例的經核證文本。

此外,我們已實行多項新措施。由於時間關係,我在此只能列舉當中數項。

我們在二○一九年十一月第一個星期舉行首個年度香港法律周,該項活動有來自超過30個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專家參加。

香港在「一國兩制」政策下具有獨特優勢,現舉兩個示例說明:

其一是開創新格局並具突破意義的《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這項安排善用國家在《十三五規劃綱要》內闡述的國家政策,並且意識到在「兩制」下法律及仲裁的不同之處。這項安排令香港成為內地以外首個及至今唯一一個司法管轄區,在作為仲裁地時,由合資格仲裁機構管理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可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措施。

其二是《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這項安排在二○一九年一月簽訂,可執行判決的範圍較二○一九年七月二日通過的《海牙判決公約》更廣泛。在此安排生效後,香港其中一些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判決將可在內地得以執行,是唯一一個有這種安排的司法管轄區。

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律政司與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在法律周舉行期間簽訂了諒解備忘錄,確定雙方合辦兩年一度的亞太司法高峯會議的安排,並探討進一步合作。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布後,廣東省、香港和澳門的法律部門在二○一九年九月建立聯席會議制度,在政府層面合作推展三方關注的項目。律政司推行的其他措施包括與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合辦全球首個有關二○一九年七月通過的《海牙判決公約》的國際研討會,以及把「調解為先」這個香港品牌推廣到其他司法管轄區。

律政司推行的大量專業工作和各項措施,若沒有我的同事們專心致志,克盡厥職,實在不可能成事。在此,我對他們表示感謝。

二○二○年的新措施

二○二○年標誌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的《基本法》頒布30周年。律政司將會舉辦研討會以誌紀念。

其他新措施包括舉辦政府間會議和研討會,以提升香港的國際地位。

尤其重要的是,律政司將會推出名為「願景2030 —聚焦法治」的十年計劃。這項措施旨在透過研究、持份者互相合作和能力建設探討法治的各個元素,推廣對法治的正確理解和認識,從而在本地以至國際層面促進共融和公平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結語

終審法院馬道立首席法官將於明年一月榮休,這是他最後一次主持法律年度開啓典禮。馬道立法官對法治建樹良多,又不遺餘力地為香港司法機構招攬和挽留頂尖的專業人才,確保司法工作得以進行。對此,我謹代表律政司向他衷心致謝。

最後,祝您們和您們的家人有一個快樂平安的新年。謝謝各位。

政府新聞公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13/P2020011300631.htm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0 01:55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四日)在二○一九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各位司法機構人員、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嘉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過去一年,律政司捍衞法治不遺餘力,使我們能思慮周詳,加強並不斷推動我們在工作上應對各種挑戰,包括提供公正獨立的專業服務;促進政府的良好管治及依法決策和行動;以及確保人人享有平等、公平的機會。香港憲制秩序的一個根本要點有時會被忽略,就是香港憲制是建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國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基本法》)。正如終審法院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訴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第1號)(註一)一案中明言:「香港特區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設立。人大藉着於一九九○年四月四日公布的《基本法》設立香港特區……」

在若干重要判詞中(包括終審法院的判詞),亦有提及《中國憲法》。在其中一個案例,非常任法官梅師賢爵士提醒我們,《基本法》「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中國憲法》向其賦予的立法權力制定的成文法則,因此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註二)在另一案例中,非常任法官顧安國勳爵在處理是否承認台灣法院命令的問題時,亦曾提述《中國憲法》的序言。(註三)

《中國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區的憲制基礎,這一點無論在法律上或事實上均毋庸爭議。一如其他法律問題,要解釋這兩項法律的條文和確定其適用範圍,必須按適用的法律及在相關背景下作出分析,並尤其顧及《基本法》第十一條的規定,以期得出法律上正確的答案。同樣毋庸爭議的是,在《基本法》第八條保障下,香港保留並持續發展普通法。值得一提的是,這裏所指的普通法是香港的普通法。正如非常任法官苗禮治勳爵在China Field Ltd訴建築物上訴審裁小組(第2號)(註四)一案中精闢地指出:

「……本港的法官必須發展香港的普通法,以切合香港的情況。普通法不再是一套劃一的法律,而在各個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都可有不同的演化,這是廣為認同的……[終審法院]將繼續尊重和參考英國法院的裁決,但終審法院如認為這些裁決的理據欠妥,或有違原則,或不適合香港的情況,又或終審法院認為香港法律應循不同的路線發展,便會拒絕採納這些裁決。」

梅師賢爵士在其法庭以外的著作寫道:

「不同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在法理上的差異主要呈現在法律原則的層面。然而,法律原則之所以各有不同,可能是由於不同司法管轄區對各自的社會實況和環境有不同的司法取向,又或對某些社會價值的司法觀感有所不同……」(註五)

案例法是普通法不可或缺的一環,而普通法另一大可取之處在於判案書均會詳述理由,包括法律分析和事實裁斷。可惜的是,我們看見有些人僅因為裁決的結果不合其心意,便無理地肆意抨擊、甚至惡意中傷某些法官。這些言行不能容忍,如證據充分和情況合適,定當採取法律行動應對。

仔細閱讀和正確理解法院判案書的內容,往往能消除不必要的誤解。為協助公眾加深認識和了解重要的法院裁決,律政司為廣受傳媒或公眾關注的重要案件擬備了判案書摘要,並在判案書頒布後不久即上載部門網站供公眾閱覽。此外,我們亦推出電子版香港法例資料庫,讓市民免費查閱香港所有法例。我們希望這些措施能方便公眾查閱法律,加深他們對法律的認識,從而鼓勵他們在充分了解情況下作理性的討論。

註一:(2011)14 HKCFAR266,第[307]段。
註二:劉港榕等訴入境事務處處長(1999)2 HKCFAR 300,第344頁。
註三:Chen Li Hung等訴Ting Lei Miao等(2000)3 HKCFAR 9,第25頁。
註四:[2009]5 HKLRD 662,第[78]及[81]段。
註五:梅師賢爵士,"The Common Law",載於Hong Kong's Court of Final Appeal: The Development of the Law in China's Hong Kong,楊艾文、佳日思編(劍橋大學出版社,2014),第338頁。
註六:參閱"Does Hong Kong Have What It Takes to Be Asia's Arbitration Hub?"(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www.law.com)。
註七:同上。
註八:參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二○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的演講(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8-11/17/c_1123728402.htm)。註九: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聯合國大會決議(A/RES/71/138)。

政府新聞公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二○一九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14/P2019011400739.htm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19 03:5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一)

引用: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四日)在二○一九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在若干重要判詞中(包括終審法院的判詞),亦有提及《中國憲法》。在其中一個案例,非常任法官梅師賢爵士提醒我們,《基本法》「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中國憲法》向其賦予的立法權力制定的成文法則,因此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註二)在另一案例中,非常任法官顧安國勳爵在處理是否承認台灣法院命令的問題時,亦曾提述《中國憲法》的序言。(註三)...
中國人常說女人波大冇腦,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作為,證明前人的智慧值得尊重。

《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鄭若驊引用非常任法官梅師賢爵士的「提醒」,證實《基本法》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基本法》第十八條講到明本法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實施,《基本法》又點會是全國性法律?炒冷飯陳腔濫調推銷習近平的全面管治權,鄭若驊名符其實波大冇腦。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0 01:5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二)

引用: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三日)在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正如迪普洛克大法官(Lord Diplock)認為:「接納法治作為憲法原則,要求公民在採取任何行動前都應該能事先知悉隨之而來的法律後果」(註三)。法律必須方便查閱、能被理解、穩定、具預測性和公平,使任何社會均可以持續發展。《基本法》訂明了香港的法律基礎架構。我們的法例以淺白的語言寫成,並且可以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網站上查閱。我們的案例也上載到互聯網,方便公眾查閱。...
YouTube :徐時論評鄭若驊波大冇腦
鄭若驊波大冇腦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0 01:5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內容我冇詳細睇,但標題我就認為有啲人身侮辱性,話人波大冇腦,等如我話樓主倫短冇能,大家話係唔係?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19 08:0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

引用:
原帖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19 08:38 AM 發表

駡人就駡人吧!
使乜砌辭自圓?
我好有誠意咁批評你私德有虧!
鄭若驊引用非常任法官梅師賢爵士的「提醒」,證實《基本法》是中國的全國性法律《基本法》第十八條講到明本法是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實施,《基本法》又點會是全國性法律?炒冷飯陳腔濫調推銷習近平的全面管治權,鄭若驊名符其實波大冇腦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0 11: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駡人就駡人吧!
使乜砌辭自圓?

我好有誠意咁批評你私德有虧!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19 08:4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

【政府新聞公報】下稿代司法機構發出:
以下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今日(一月十三日)在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發表的演辭全文(中文譯本):

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法官、各位尊貴的嘉賓、女士們、先生們:

我謹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機構熱烈歡迎各位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我感謝有機會在此向各位致辭,特別有見於過去七個月社會上一些關係到每個人的事情。社會就着司法機構提出了不少問題,對法庭的工作作出了不少評論,亦就我們的法官表達了不少意見。

這當中很多都是中肯的,但遺憾的是,有部分是建基於錯誤的觀念和出於誤解,並對法律和法制應有的客觀和恰當概念有所曲解。有些甚至近乎不能接受。鑑於法治對社會的重要,我想在此闡述一下公義這個概念,香港法律制度的運作,以及法庭和法官肩負的職責。

許多錯誤觀念和誤解源於部分司法裁決不合一些人的心意。我曾多次指出,人人均有權就法庭的工作表達意見,而我們亦不應期望每宗案件的裁決都備受贊同。然而,當有人純粹因為不滿案件的裁決結果而作出各種抨擊,指法庭並非公正無偏,法律制度並非完善健全,又或針對法官作出極為冒犯的人身攻擊,便有需要向社會大眾闡明法律如何運作,以正視聽。

法治經常被認為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全然接受這個概念,就必須明白法律如何運作,以及它應當如何運作。我先從公義這個概念說起。公義經常被視為難以捉摸的理想,但我想討論的是公義的實際意義。

《基本法》為我們提供了明確的指引,說明法律對每一個人的意義所在;它藉當中訂明的各項權利,提供保障。憑藉這些權利,社會得以繁榮發展,市民得以和諧共處、有尊嚴地生活,社會大眾亦得以為個人及親人的生活作安排。
《基本法》及得到《基本法》給予憲制確認的《人權法案》列明的權利包括:言論自由,結社、集會、遊行和示威的自由。過去七個月,我們看到許多行使這些自由的情況。然而,為使社會上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不會受到不可接受的影響,行使這些權利需要有限制。明白這一點是重要的;我過往稱這為對他人權利的尊重。

因此,法律對權利的行使有明確限制。享用或堅持個人權利,舉例說,不能成為損害他人人身安全或財產,或使用暴力的藉口。有關的限制從我們的刑事法可見一斑。法院在案件的情況有需要時,會全面及合適地執行此等刑事法。

言論自由(《人權法案》稱為意見和發表的自由)的條文清楚說明相關的權利附有特別的責任及義務。因此,有必要時可對此等權利的行使予以規限,例如為了尊重他人的權利和名譽的緣故。和平集會的權利在得到確認的同時,也與言論自由一樣受到限制。結社自由亦然。

由此可見,享用權利及自由亦同時附有責任,而認為他人的權利--甚或整體社會的權利--總不及個人權利重要這個想法並不正確。認同上述權利及責任是我稱為公義的概念的重點所在。

履行公義--或說是法院日常處理司法工作的方式--有一個關鍵的要素,就是審判必須公平公正,因為審判可帶來嚴重後果。民事訴訟方面,法院的判決或會對個人產生重大影響或帶來重大經濟後果。刑事案方面,被告在定罪後如被判處監禁,後果可能極為嚴重。

因此,公正審判至關重要。這是履行公義的基本要求,亦載於《基本法》。《基本法》第八十七條訂明,任何人在被合法拘捕後,享有接受公正審判的權利。《人權法案》第十條也反映了這項基本要求;該條訂明:「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或因其權利義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法庭公正公開審問」。

公正審判具有多個層面。在此,我想集中討論與刑事法律程序尤其相關的其中四項:

第一,無罪假定。這項權利受到前述《基本法》第八十七條的保障。該條文不但訂明任何人都享有接受公正審判的權利,而且規定未經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人權法案》在第十一條第(一)項亦申明這項權利。這是我們刑事法的重要基礎。

第二,《人權法案》第十一條第(二)項(乙)款訂明,任何受刑事控告之人,有權獲給予充分之時間及便利準備答辯。

第三,任何受刑事控告之人,亦有權盡早接受審判。這是《基本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而《人權法案》第十一條第(二)項(丙)款亦有申明。這表示刑事審訊應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早進行。

第四,凡被定罪者,有權就定罪及刑罰提出上訴。控方亦可提出上訴。

當我們因應近期社會事件審視法院的工作時,應牢記剛才談到的公正審判的核心要求及其體現。有意見,甚或批評指法院處理案件出現延誤。正如我之前多次重申,任何人都有權批評或評論法院的工作,而有助完善司法工作的批評和評論更是值得歡迎;不過,批評和評論必須有理可據。就與近期社會事件有關的案件而言,我們必須緊記公正審判的憲制要求,以及我較早前講述關於公正審判的各個層面。

就刑事案件而言,公正審判是指對訴訟各方,無論是控方還是辯方,皆公平公正。絕大多數--我必須強調是「絕大多數」--與近期社會事件有關的案件,在拘捕及落案起訴被告人後的首次法庭聆訊,控方都會請求法庭給予時間(通常長達數周,甚至需要更長時間)以便搜集證據,向律政司就控罪是否合適索取法律意見,然後決定裁判法院、區域法院還是原訟法庭才是適當的法院級別就控罪進行審訊。在這個階段,法庭不會聽取被告人的答辯;而為對控方公平起見,法庭會給控方時間為案件做準備。

控方一旦準備妥當,便會提供所有相關的檢控資料給被告人;而被告人亦必須獲給予充足的時間考慮及準備其辯護。當控辯雙方均大致做好準備,案件便會進行答辯;如果被告人不認罪,案件就會在選定的法院級別編定審訊日期。法庭會在實際可行的情況下安排最早的日期進行審訊。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1 12:36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

我剛才述及公正審判的各項要點,對於處理近期案件是相關的,與法院處理每一宗刑事案件的情況無異。法庭不論何時都會確保審判公平公正。而如果被告人需等候聆訊,便會出現是否准予保釋的問題。這方面的法例十分明確:除非案件涉及某些特殊情況,例如存在棄保潛逃或干擾證人的風險,否則法庭一般會准予保釋。這做法與無罪推定的原則完全一致。法庭處理案件時並不會假定被告人有罪;恰恰相反,法庭會假定被告人無罪,這是憲制上所規定的原則。

如果被告人被定罪,接下來便是量刑的問題。量刑同樣是基於個別案件的情況而應用相關的法律原則的工作,絕不得任意判決。這方面的法律原則包括參照法庭--尤其是上訴法庭--訂立的量刑指引,以及適當地顧及懲罰、阻嚇、預防和更生這些考慮因素。與法院處理的其他工作一樣,量刑需要小心應用相關的法例及法律原則。

刑事審判得出結果後,控辯任何一方若不滿意結果,均可依法上訴。

我剛才闡述的,為審視法庭工作時,特別是審視法庭處理與近期社會事件有關的案件時,提供了相關的考慮背景。雖則迅速處理案件是可取,但在妥善執行司法工作的過程中亦必須顧及其他因素。公正審判的意思並不是指法庭必須因應被告人的個人或政治觀點作出有罪或無罪的判決:刑事案件的審訊結果取決於審訊時提出的證據,它們是否充分有力,以及控方是否已履行其舉證責任,證明案情達至毫無合理疑點的舉證標準。

我當然知悉法院現時需要處理大量與過去七個月的事情有關的案件。我剛才已提到,在絕大多數的案件,控方會請求法庭給予時間搜集證據,以及就採用甚麼控罪,及該在甚麼級別的法院提控,徵詢意見。絕大多數案件在這個階段根本尚未完成審訊的準備工作。雖則如此,為了應付預期龐大的案件量,司法機構已制定計劃,使這些案件可以在各級別的法院得到迅速處理。

司法機構較早前已成立專責工作小組研究我們的法院如何以最佳的方式迅速處理這些案件,當中包括延長開庭時間。我們將會就建議的措施諮詢相關持份者。但是,我必須強調:迅速處理案件雖然有其好處,我們也會致力於此,但亦必須謹記,公平的審訊是至為重要的。

司法工作得以妥善執行實有賴法官履行其肩負的職責。這點常被誤解;法官的責任不在跟隨民眾的意願--不論是大眾還是小眾的意願--作出判決。事實上,法官必須確保審判公平公正,並且嚴格依循法律的要求。緊記這要點至為重要。法官履行職責時,只會以法律條文和法律精神為依歸,別無其他。相對於法律考量,政治、經濟和社會因素完全不在考慮之列。如果法庭在應用法律上出錯,則正如我剛才所述,可按上訴機制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

以上概述的法官職責重任,是憲制所規定的職責。《基本法》述明法院行使審判權。行使審判權意指所有司法裁決均以法律為依據,別無其他考慮。《基本法》第九十二條訂明法官只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根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有法官就職時均須宣誓;司法誓言要求法官擁護《基本法》,盡忠職守,奉公守法,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維護法制,主持正義。這些基本原則必須堅守,不容妥協。

司法誓言包含司法獨立這個要旨。《基本法》第八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其含意正如其字面所言。這個概念雖然簡單,但它對於法官該如何處理司法工作及履行憲制規定的職責,卻是至為重要,其重要性不容貶削。法院的工作是依法解決法律爭議。所有人都必須服從法律,無人可凌駕於法律之上。

關於人人平等的保證和規定,在《基本法》和《人權法案》中亦已清楚說明;此等保證和規定確保每一個人,不論其身分地位高低,不管是公共機構抑或一般市民,均受法律約束,並須承擔法律責任,絕無例外。法院執行法律的責任是《基本法》所訂明的憲制規定。我可以充滿信心地說,我和我的法官同僚會堅定不移,無懼無畏地履行我們的職責。

司法獨立並不表示法院不需對社會負責。司法機構及其法官當然要向社會負責,但至為重要的是,社會大眾必須明白法官的職責所在。

正確認識公義的概念、香港的司法工作及法官的職責,方能明白和理解法治的價值所在。法治的各項要素,尤其是司法獨立,《基本法》已有說明及予以明確保證。它們也是關於法律運作的不變要素;不管時世好壞,不管何時總不會改變。

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向大家致辭。明年一月,我將年屆退休之齡,亦是我退休之時。雖然我尚有不少工作正待完成,但我想在此向大家說,出任香港第二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是我專業生涯中最大的榮譽。在我最後一次離開這個講台之前,容讓我再提兩點。

第一,我謹此衷心感謝司法機構全體司法同僚多年來給予我堅定不移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他們一直竭盡所能維護香港的法治並履行司法誓言,而我本人亦悉心致力,以此為己任。毫無疑問,他們在下一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領導下仍會繼續如此。即使時世帶來種種挑戰,即使遭受種種批評,他們依然果敢堅毅,克盡厥職。在此,我亦深深感謝司法機構全體員工。多年來他們同樣一直全心全意支持我。他們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依然盡忠職守。我向每一位法官和員工衷心致謝;我會惦念你們。

第二點,是一個顯淺易明的訊息。社會應當珍惜法治,法治是凝聚社會的基石,我們必須盡最大的努力加以維護和珍視,因為一旦法治受到破壞,我們的社會要復元將殊不容易。我將時刻以維護法治為己任。同時,我深深相信社會大眾會繼續致力維護香港法治。

最後,我謹祝願在座各位和你們的家人於二○二○年及鼠年喜樂滿懷、平安順遂。

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16分

政府新聞公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13/P2020011300621.htm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1 12:4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唉!你鬧我地司長有你嘅自由,但我批評你祇係針對你嘅態度!

唉!我想大家幻想下,每個男看官相信家中都有女眷,老母親,老婆,女兒,妾侍,等等,如果我逢見親你啲女眷都鬧佢地波大冇腦,你會認為係溢美之辭?

掉得返轉頭先好!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有報應嘅!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19 09:5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樓主,你可以認為我鬧你,你唔like, 我知!

此帖我已表達足夠,不再多言!

自重吧!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19 10:29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請勿將別人嘅主題當作連儂牆自重!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1 12:49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你應尊重每個人嘅表達自由!
我批評你,係我嘅言論自由!
你鬧鄭司長係你嘅言論自由!
我比你更尊重言論自由!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三)

引用: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三日)在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終審法院馬道立首席法官將於明年一月榮休,這是他最後一次主持法律年度開啓典禮。馬道立法官對法治建樹良多,又不遺餘力地為香港司法機構招攬和挽留頂尖的專業人才,確保司法工作得以進行。對此,我謹代表律政司向他衷心致謝。...
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同權案,終審法院裁定,在香港異性婚姻的公務員和在外地同性婚姻的公務員享有同等福利是宣告同性婚姻「變相合法化」終審法院裁定梁鎮罡上訴得直,違反《基本法》及本地法律,判決是破壞法治踐踏三權分立。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香港司法非常黑暗,回歸22年來,N咁多案件「三司會審」都是大龍鳳。外地締結的婚姻,香港法律只認可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梁鎮罡平權司法覆核,本來只是簡單案件,搞到要「三司會審」,大龍鳳之色彩非常濃厚,有人利用司法推動同性婚姻變相合法,更涉嫌「內外串通」妨礙司法公正。

終審法院梁鎮罡同權案的裁決,宣告同性婚姻間接「合法化」,是首席法官馬道立司法生涯的代表作,禍害香港極大極深遠。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認為馬道立對法治建樹良多,鄭若驊名符其實波大冇腦。

延伸閱讀:投訴終審法院濫權枉法裁決同性婚姻平權案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1 02:5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波大冇腦(之四)

[隱藏]
引用:
【政府新聞公報】以下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一月十三日)在二○二○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法治的正確概念可以從以下兩項權威論述得知:

已故的兵咸勳爵(Lord Bingham)在其啓發人心的著作《法治》(Rule of Law)一書中,把法治的核心概念總結為﹕「國家內所有人和權力機關,不論公營或私營,都應當受法律約束,並有權享有法律帶來的裨益。法律必須公開制定,(一般)只在將來生效,並在法院公開施行」。...
法治的核心概念為﹕「國家內所有人和權力機關,不論公營或私營,都應當受法律約束」歷史的痕跡清晰顯示,回歸22年來香港亂局最主要的根源是臨時立法會所有顛覆性的立法,是香港三權淪陷四權墮落,是中央和香港特區都不遵守法律不受法律約束

香港條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符合規定(a)適用訂明:
(i)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
(ii)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

《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訂明:「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1998年4 月7日,臨時立法會修改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增加一項釋義:「中國(China)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包括台灣、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澳門。」 (由1998年第26號第4條增補)

《逃犯條例》修訂,特區政府以香港法律釋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逃犯條例》不適用於台灣,須刪除條例適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的限制。

《逃犯條例》是港英年代立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的釋義,是回歸後成為香港「法律」,《逃犯條例》是否不適用於台灣,首先要確定英國政府在法律上是否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事實上直到今時今日,英國仍視大陸同台灣是兩岸關係,從未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逃犯條例》的立法原意適用於台灣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及之後,台灣人進入香港都不需中國政府批准。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須辦理批准手續,《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中國」的意涵,是指中國大陸地區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包括台灣,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的釋義,百分百抵觸《基本法》。

持續7個多月的反修例大風暴,正是中央和香港特區不遵守法律以及警察拒絕接受法律約束引爆。依據錯誤的法律提出《逃犯條例》修訂,律政司司長責任最大,鄭若驊仲引經據典講法治,名符其實波大冇腦。

YouTube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併吞台灣
李家超併吞台灣


YouTube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賊喊捉賊  
李家超賊喊捉賊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0-1-25 08:39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