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電競人生】病弱被排斥轉群育學校 電競隊長在遊戲尋認同和尊重



【電競人生】病弱被排斥轉群育學校 電競隊長在遊戲尋認同和尊重

[隱藏]
虛擬世界刀光劍影,一不留神就被扣血K.O.,但現實世界也不仁慈,也沒甚辦法強制登出,重新開始。群育學校學生比同齡人早早領受過現實世界的殘酷。

這個暑假,一班群育中學生聚精會神地在比賽中競技,他們是魔攻法師、輔助控場,在戰場上所向披靡,「沒人理你是誰,玩得好就會有人尊重。」電競隊魚仔說。

當人們還質疑電競是廢青玩意,只是不曉得早有人打出國際水準,而少年們在遊戲中填補了現實裡的缺失。他們的世界,與單以學歷、名利和經濟效益審判年青人的世界相比,更加廣闊而深邃。
撰文:李慧筠
攝影:黃寶瑩、高仲明



即便是友誼賽,香港扶幼會許仲繩紀念學校的佈置毫不馬虎——禮堂台前一個旁述席,兩旁是比賽選手的作戰位置,桌上放著電腦、鍵盤和滑鼠,觀眾席面前有兩個投影熒幕觀看雙方選手作戰視角。

許校電競隊由六個小伙子組成,比賽開始前,他們在門外有點緊張的等著。許校電競隊正式入場時,同學夾道歡呼。對戰隊伍是本地專業電競女子隊PandaCute,她們早已多次出國參賽,最近獲邀做電競隊的訓練導師,主力攻打紅遍全球的網絡遊戲「英雄聯盟」。



許校電競隊由六個小伙子組成,比賽開始前眾人肢體繃緊,隱隱透露著一絲不安和緊張。(高仲明攝)

第一個代表許校上場,魚仔選了叫阿璃的「英雄」,是個衣著性感、在遊戲故事中「天生與潛伏於符文大地中的力量有緊密連結」的九尾狐神;機動性高,擅長遠攻,可以魅惑對手。

滑鼠快速來回點擊,鍵盤聲清脆俐落,熒幕上的英雄裝扮華麗,攻擊火光迅速而猛烈,兩邊選手屏氣凝神,連帶觀眾也相當緊張。魚仔一直不多說話,眼鏡鏡片後眼神淡定,神態自若。對方隊伍的旁述說道:「這位同學曾經carry我,表現好亮眼。」比賽在15分鐘後分出勝負,阿璃勝出,場內傳出一片歡呼聲。



魚仔19歲,是電競隊隊長,其實他已經中六畢業,但其後常常回學校跟隊友回STEM房練習。如果不是單挑比賽,團隊合作中他習慣用Support,即以輔助功能為主的英雄;其中一個叫「瑟雷西」,是個看起來相當強壯可怕但常能保護隊友的角色。

「瑟雷西有招可以勾暈敵人,也可使出救生圈令隊友按下逃亡。有招是召喚五角型區域,敵人經過就會緩速和造成傷害。」魚仔真名中有個羽字,說話輕柔略尖聲,他很有耐性地跟記者解釋每個遊戲細節。「玩家主流會玩射手、法師,很少人玩輔助。」

魚仔也是舊校裡的少數。他因為先天脊柱側彎,長得比同齡人矮小,皮膚也因敏感而患濕疹,久而久之,對自己的外表沒什信心。「我兩個月大時,醫生發現我先天脊柱側彎,骨向前拗,影響肋骨,不理就會插穿肺。手術切除了背部神經線,影響皮膚出汗。」他之後要帶固定架上學,那個架很熱很焗,令皮膚更難受。

「同學會敲你個架,我倒無所謂,但有時也會玩過火,以為打你不痛。」他說。「也不算因為我腰骨而被欺凌,但你知道分組時同學就不會show你,我矮嘛,到中五六才有米五高,被人說是哈比人、泰迪羅賓,當30人一齊講你就阻止唔到。朋友不參與也不會主動幫,為你對抗全班同學就會無朋友,他不需要這樣做啊。」



習慣獨處,便開始愛上打機。虛擬世界裡,跟人打開話匣子容易多了。「對方不知你是怎樣的人,而且網上表現也可以比現實好,你玩得多玩得好,就有人同你玩。」魚仔說話前往往都會認真思考一會,再慢慢道出所想。他摸摸下巴說:「當你在網上拿到的成就比現實多,就會再玩多點。」

冬天來時,他腸胃炎、氣管炎連帶發作,病弱使他無法做別人眼中的好學生和好兒子。中二左右,他因考試壓力大發病,常常缺課待在家中,舊校因缺席率高不讓他升班。父母離異,魚仔住在較近學校的爸爸家中,與嫲嫲一起生活。那段時間,他常因疲累就睡去半天,起床只能打機娛樂一下。

媽媽忙工作,始終不相信他病弱至缺課,覺得他只是愛玩﹐甚至跟魚仔的弟弟說他裝病。「我弟慢慢覺得阿哥就是這樣的人。」以前他弟弟關係很好,同讀一間小學時,弟弟知他被欺凌,從四樓衝上六樓,站在門口大罵欺凌者,後來兩人因為各自經歷青春期的艱難,關係也變得比之前淡薄。



但網絡也不是完美避風港,魚仔曾遭網絡欺凌,抑鬱最嚴重時要見精神科醫生,各種孤獨累積至爆發點,也曾嘗自殺。「阿媽、家姐唔理,弟弟唔尊重,被人說不返學是廢青,沒貢獻。那時覺得不醒過來也okay,最後醒過來時,累得像睡了一天。」

在充斥陌生帳戶的遊戲世界,魚仔鼓起勇氣去跟不認識的人講戰術,講無聊的廢話,不用顧慮自己的身高和皮膚。「在網絡我可以表現自己,別人也不會一眼定生死,我可以令對方覺得,這個人也不錯,但回到現實,也未必會注重好人多過外表。」所以魚仔寧願游戈於遊戲之中,當個無名英雄。「有排位會受人尊重,最想找到的,可能是自信?我也不知,愛?」


魚仔曾遭網絡欺凌,當各種孤獨累積至爆發點,他也曾嘗自殺。在遊戲世界裡,他找到自己,亦帶領仔找到轉校後,理解他的老師與的電競隊隊友。

中六時候,魚仔決定轉校到許校,一直被坊間標籤為「壞仔學校」的群育學校。「是我自己想轉來的,舊校說我出席不夠,不讓我修讀藝術,學務組堅持不讓我升班,班主任也不幫。我不想留級,中六時我就插班入許校。」

本來轉新環境也有擔心,不過第一個跟他傾談的老師,很用心地分析如何在半年內讀好新科目應對公開試,「他說,你可以做到的就去做,有需要時他會幫忙。」魚仔覺得找回了歸屬和尊重。「好的老師跟學生關係像兄弟般,不是你講我就要聽,只懂訓示和罰,而是多溝通,了解我們的內心世界。」

群育學校的教學方向更注重學生的多元發展,老師知道魚仔有打「英雄聯盟」,二話不說就請他加入電競隊當隊長,「幾自由,幾好玩,舊校以前讀到中五就叫我唔好玩田徑。」魚仔說:「以前舊校好似坐監,嚟到新校我就開心。不用成為別人眼中的好學生。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有自己才能,老師會去協助你去做你叻的事,他們會尊重。」

有點老土地,魚仔甚至想未來當個老師。「我想返嚟教。群育學校以外的制度令部分老師想真心教但好多束縛,好老師都變不好。我看到這裡做到理念,做到好老師。」



虛擬世界不問玩家來歷,15分鐘就分出勝負;現實世界的勝負卻是以一生計算。魚仔並不天真,他知道見工很現實,會看出身、看證書。「問邊間學校畢業,一聽到就唔太回覆。」他做事很認真,認真到快餐店嫌他手腳慢,「我注重質素,他要效率。」但魚仔不打算妥協。「我盡能力做到最好,你不欣賞我,Okay,我會找另一個懂得欣賞的。」

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378230/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 發帖
發佈投票 投票
回覆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