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經濟碩士唔做銀行 做旁述:冇職業階梯,但有自由



經濟碩士唔做銀行 做旁述:冇職業階梯,但有自由

[隱藏]


「無論有冇我呢個人,電競都係未來主流產業。」電競評述員William說。根據《電競:香港下一個經濟增長板塊》報告,預計全球電競市場收入,將由2016年的25.5億港元,增至2021年的68.2億。全球都在搶奪這塊肥肉,香港政府的步伐還是溫溫吞吞。

在港府沒帶頭宣傳下,不少香港家長仍以為加入電競業就只有選手這條出路。不過,事實上整個產業,還包括電腦技術、舞台設計、遊戲設計、體育心理學、電競評述員等。單計電競評述員,走得較快中國電競市場,其年薪可高達一億元人民幣,比職業選手收入更可觀。William說:「如果一個產業成熟,任何角色都可以好光輝。」

「但呢刻冇可能得。冇可能單靠應接電競比賽評述員的freelance項目維生。」如果形容電競是一個金礦,香港仍是拿起鋤頭,左摸右摸的階段。路向未明,擁經濟學碩士學位的William,在這刻卻放棄安穩的銀行工作,裸辭後加入電競企業。原因為何?



William:「發覺好多人覺得瘋狂打就係選手,但佢哋睇唔到自己同電競選手的距離,唔知人哋背後的生活係點樣。」(資料圖片)

旁述,對推廣運動很重要

William大學主修經濟,碩士修讀行為經濟學,比較接近社會科學的科目。辭去銀行職位,找過市場營銷的工作,但社會科學的碩士證書對那些行業而言,不算什麼。但電競這個行業,卻是不看學歷,也沒所謂專業的電競從業員,大家都來自各行各業的「雜牌軍」。

William13、14歲就愛流連網吧,網吧中有比賽,亦有很多網絡公司辦公開賽,他更到會展參賽去,「好享受成班人一齊玩。」他愛玩街霸、FIFA,自少見盡高手,「我好早就知道自己唔係選手的材料。」他轉而從教育和電競評述員的方向發展。「我有一個夢想是做講波佬。」幾年前網上「開台」講波,替球迷專頁撰寫球評。

一次,當電競選手的好友未能做評述,找他「替更」,有了經驗,「再一個介紹一個。」而入行。他喜歡做旁述,「係因為旁述對推廣運動係超緊要。有幾叻的球員,但觀眾睇唔明,就只流於玩運動嗰班人認識呢項運動。好似水球咁,評述唔講啲規例,根本冇人會明。」他又以《英雄聯盟》為例,「評述係令觀眾明白個激情喺邊。」


William做電競旁述還有一個原因:「捍衛粵語」,語言被邊緣化,一人之力,難以挽狂瀾,但至少他堅持粵語評述,更多香港人接觸電競之餘,「我想老咗,我仲可以講到廣東話,仲有人聽得明。」(資料圖片)

盼扭轉「尖酸」評述風氣:讓觀眾知道選手生活

但這行頭沒所謂正統的「職前訓練」,「一開始冇人會教你如何評述足球遊戲,起初我係當真波去講。」但足球賽與電競足球旁述的分別,在於後者是一個玩家控制兩位足球選手,旁述要分析玩家的背景、風格的同時,「用選手的角度,估佢睇緊啲乜嘢,分析佢決定背後的動機。」電競比賽速度快,變化大, 這也增添了旁述的難度。

他留意到現時電競比賽評述「尖酸刻薄」的風格較受歡迎,「一開波就講呢個選手實力好差。」言詞抵死啜核固然能吸引觀眾,但他希望能扭轉這個歪風。William是從一個足球迷的經驗,去思考如何當電競評述員。

他說,外國足球賽事的評述總留有餘地,鮮有一開波把球員彈得一文不值,「點解唔可以對電競選手刻薄,因為你唔知人每日嘅訓練係點。」因此,即使他不是選手,會搜集資料,網上翻看職業電競選手的訓練生活,在評述當中讓觀眾了解參考。「作為觀眾,除咗想知球場上發生嘅事,仲想知多啲球隊的運作。」,「外國會揾球員做嘉賓評述,就可以畀到觀眾多啲角度睇球賽。」英國電視台評述的角度亦有別於香港,正是因為他們知道英超球員訓練生活、教練的風格、頂級防守技術云云。

現時香港大概只有一至兩位當全職電競評述員,很多行內略有名氣的電競評述員都是兼職。有電競評述員指新人入行薪水普遍偏低,每場賽事僅獲一百元的酬勞,年資較高,則可獲四位數字的酬金。然而,William點出事實:「呢一刻,一年得幾個比賽,冇可能做到全職,同埋有冇人請,要睇比賽大會、遊戲廠商肯唔肯出錢請評述。」

「純粹做評述的人,好難畀到條明路佢行。」William說。他坦言辭去銀行職位,掙扎了一段時日,雖然銀行薪水不高,「但你會知你十年後的價值,至少有條path(路徑)喺度。」,「我唔係要考自己眼光,純粹係任性。」



現時賽事有限,亦要視乎遊戲廠商或比賽舉辦單位是否願意聘請評述員,因此評述員難以當全職。

電競企業沒有職業階梯  卻有自由

William中學時喜歡挑戰老師權威,畢業後在銀行界工作5年,則挑戰職場制度。簡單如一份績效表,他就覺得是制度產物的荒謬,「我成年嘅表現係點你會知,點解仲要填表。」他更留一頭長髮,來試探上司的底線,「我經理有問我會留到幾長。」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因此,銀行這種齒輪式、刻板的工作根本不適合他,每接手新項目,「都係揾返舊年個模板。」銀行裏頭不需要新點子,他從大行轉到細行,發揮雖然較多,但依然沒有滿足感。

他在Facebook開啟一個「返工狗」的專頁作渲洩,「係自嘲,亦係警惕自己,覺得自己係狗,但又繼續返呢份工。笑自己同其他香港人一樣。」銀行工作勝在安穩,但安穩磨滅人離開的勇氣。「好多年青人都係唔鍾意份工,但唔做嘅話,唔知做啲乜係開心。」

於是,他決定裸辭,剛巧遇上電競企業招聘便去嘗試。電競企業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每人都在摸索,依家有2000條橋,人人會話『唔知啊,試吓囉!』。每天都有新的衝擊,建立的視野比過往的銀行經驗還要多。」然而,電競行業沒有一條清晰的職業階梯。William每月領薪水,卻是走在河裏,每走一步,放一塊石頭,「唔知會去到幾遠,但多咗創作和自由。」他在電競企業中負責課程設計、課程導師、訓練職業選手,「呢一刻我享受電競,唔係因為我真係好鍾意電競,而係我有好多冇試過的經驗。」

接受電競係運動,因看到選手激情

記者問:「你點樣接受電競係運動,唔係打機?」今日香港政府仍在這個問題上打轉。William坦言:「我接受咗電競係運動,我先投身呢一行。」想法改變的轉捩點,是被團體賽的激情所感染。他說,格鬥遊戲在一眾電競項目中最團結,「因為格鬥遊戲永遠係小眾遊戲。」格鬥遊戲沉寂一段時間又再冒起,他好記得去年日本選手Tokido爭奪多年,終拿下生涯首座EVO《快打旋風5》的冠軍,「當時旁述喊,全世界都替佢開心。當Tokido分享得獎感受時,佢表達希望多啲人認識呢個遊戲。」


William認為格鬥遊戲是一眾電競項目中最團結。他說從前喜歡流連機舖,而機舖本身就是電競文化的雛形。(資枓圖片)

電競是機舖文化的延續

「因為養一個格鬥選手好難。要多獎金,就要多人玩。冇人想十年後得好小撮人玩。」電競本身就是一個社群,要合力才能推大這個餅,電競的生態才會健康。「以前未有電競概念,我覺得電競係包裝出嚟嘅啫。我以前大多時間流連機舖,其實本身已經係一個電競。」William說。
他享受電競,正因為電競就是機舖文化的延續,一種團結的精神。全世界為Tokido奪冠吶喊,機舖世界亦如是,「我好鍾意喺機舖打街霸,有人贏咗,大家替你高興。這個就是機舖文化。」他13、4歲,放學後流連機舖、網吧至晚上11、2時才回家,就是因為在遊戲世界裏就沒有階級之分,人人平等。

機舖雖然龍蛇混雜,既有高手,亦有黑道中人,「識人,冇話識一啲,唔識呢一啲。總之,打機就一齊打機,食嘢一齊食嘢,佢搞事我就走先。」有些機迷更會在家中添置一台遊戲機,大家相約到其家中耍樂,「打機係好有community。」而這種無階級之分的小社會,卻是學校所缺乏。William升中,就讀港島區名校,成績一落千丈,自然被老師標籤,「學校講成績,自然有階級分。同學校關係唔好,就算有community,都唔屬於我。」

少時從學校溜到機舖去,長大後從銀行跳到電競企業,不求發達,只求尋回自身的價值、屬於自己的community。

回覆 引用 TOP

謝謝分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 發帖
發佈投票 投票
回覆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