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討論] 金田一專區 《京都美女花道家殺人事件》 第10話 破解



[隱藏]
第四回


真璧誠爬上了三樓,看看地圖,說:「就是這裡了。小笠原,進去看看。」
小笠原純子是才加入的高二學生,看真璧誠指手畫腳的樣子很不爽:「為什麼你不去?」
「我是學長,你要聽我的,知道嗎?」
「真過分,」小笠原擰了擰把手,推開了門。「居然沒有鎖。。」
「我在外面等你,你看了有什麼情況報告我。」
「什麼?人家是女生哎!」
「快去,少羅嗦。」
「哼。。。。」小笠原儘管極其不情願,還是進去了。


美雪和佐木走着,佐木突然問:「學姐,你對學校這次活動有什麼看法?」
「不知道,就如同你知道一樣,我只是受花田老師的委託,其他的一概不知。。。」。
「學校太不負責任了。。這麼危險的任務交給學生做。」佐木托着DV說 。
「但是校長承諾如果調查成功的話,就給我們社團特別獎勵,還會給我們很多的活動資金,這樣我們就可以從小社團變成大社團了。」
「這樣啊,學姐不愧是有遠大志向的人啊,哎?」佐木指着美雪的脖子上的一塊黑色石頭同時DV對準了它,這是什麼啊?」
「阿一送的啦,他說是在暑假遠足的時候別人給他的,是一塊很貴的火石哦,原始人就拿他生火的。」
「原來是信物。」佐木笑道。
美雪臉色突然變了,大聲尖叫起來。
「喂。。。我開個玩笑你不要這麼激動嘛。。。」
「草。。。。草太」美雪驚恐地指着佐木的後方。
佐木回頭一看,看見了一生難以忘卻的場面。一個人形的物體倒在了五樓的樓梯上,旁邊一大灘血順着樓梯淌了下去,一把鎚子橫放在地面上,正是『放學後的魔術師』曾經使用過,一模一樣的兇器。佐木和美雪迅速地跑了過去,美雪想用手去摸看草太有沒有體溫,但始終究不敢而縮了回去。
美雪幾乎哭了出來:「快,快叫救護車,快報警。」
佐木摸出手機,剛要打卻發現沒有電了,急得直跺腳。
「怎麼回事。。。。我才充好電的。。。美雪你等着,我去找電話,地圖上寫着好像走廊盡頭就有電話。」
「把。。。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美雪徹底崩潰了,萬一『放學後的魔術師』還在附近呢?
「我不要。。。」
「你只要大聲喊就行了」佐木飛奔了出去。
美雪慢慢退後身體靠着牆,嘴裡唸着:「不要來啊,不要來啊。。。。阿一,救救我。」
金田一此時還在和智子在生物室裡親親密密,要是現在的美雪知道了非氣死不可,就算美雪不知道,如果在生物實驗室裡死去的琉璃子有在天之靈的話,也不會放過這個負心鬼。


花田老師和山野在化學室外面徘徊了半天,但是無奈化學室的門緊鎖着,怎麼也進不去,老師說:「算了吧,我們在外邊觀察一下隨便交上去。」
山野認真的作着筆記:「這怎麼行,這樣可不是老師哦。」
就在此時花田的手機響了,在聽到了電話內容之後,皺着眉頭說,快走,去新樓五樓:「出事了。」
山野是個很聰明的學生,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點了點頭看了看時間九點三十,什麼都沒有說。


秋風瞳和山口也遭到了同樣的情況,在教學樓繞了好幾圈都才找到鋼琴室,但是門反鎖這着,根本進不去,在外面窗戶也是鎖着的,更沒有聽到所謂的自動彈響的「冥界的圓舞曲」。
山口說:「煩死了,我就不應該來,這種無聊的活動。。。」
瞳乞求地說:「不要扔下我啊,我怕。」
山口剛轉身,不耐煩地想回家,卻看見了可怕的一幕:在一扇窗戶的裡面有一具屍體倒在地上,藉著月光看,長發凌亂。。。不是美浦愛咪又是誰?
秋風瞳看見山口獃獃的樣子,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嚇得癱坐在了地上:「怎。。。怎麼辦?我,我。。。」
山口看着她手裡的地圖:「就是這裡,這裡是音樂室了。我去把門撞開,你趕快通知大家。」
「好,好的。」
秋風的手幾乎拿不住手機了,他撥了好幾次,美雪的無人接聽,佐木的關機,金田一的終於通了。這個時候頗有力氣的山口已經撞開了大門,但是這個房間卻不止一扇門,美浦明顯陳屍在裡面的房間,而不巧的是裡面的門也是反鎖的。 「媽的,怎麼這麼麻煩。」山口用腳不斷地揣。

回覆 引用 TOP

第五回


「我是金田一,是秋風嗎?我這裡很好,你們那裡怎麼了,那麼吵。」------明顯是一個正在享福的男人的聲音。
「我。。。」秋風哭得說不出話了。
「慌張什麼?不是有老子在嘛?說清楚。」
「美浦愛咪,在音樂室。。。死了。。。。」
金田一如同五雷轟頂:「什麼,。。。。。再說一遍?是真的嗎?」
這邊山口撞開了第二道門,衝了進去抱起了屍體。
「我怎麼騙你。。。。是真的啊。。。。」秋風上氣不接下氣:「我為什麼要騙你。。。為什麼非要讓我遇到這種事。」
金田一的腦子亂成了一片漿糊,為什麼,人那麼好的愛咪就這麼死了。。。。。還隱隱約約聽見山口在大罵:「為什麼這麼對她。。。。誰幹的。。。老子要回家了,真噁心!。。。」而秋風則一個勁的哭。
金田一說:「你們很危險。。。不要掛電話。。就這麼等着,有什麼事及時聯繫。」


跑了十多分鐘,上氣不接下氣的金田一從生物室趕了過來。看見美浦頭髮散亂地倒在地上,後腦被一把鎚子砸得粉碎,血流得到處都是,金田一跪了下來。遭受這麼嚴重的打擊,自從佐木一號在異人館旅館被不破殺死之後還是第一次。秋風攤在地上,什麼話都說不出,而智子則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大叫起來。


金田一狠命掐着太陽穴讓自己清醒,恢復理智之後,看了看四周,突然發現:這又是一個雙重的密室。。。。。。。 裡面和外面的門是反鎖的,還有着被山口衝擊的痕迹,說到山口:「山口在哪裡?」
秋風沒有聽見,繼續哭着,金田一又問了一遍,秋風啜啜噎噎得說「他。。。說掃興。。。之極。。。他回家了。」
金田一憤怒地說:「真是沒有良心的人,下次要狠狠地教訓他。」
這個時候金田一突然閉口不言說:「聽!」
從屋子的某個角落傳出了微弱的鋼琴聲,不細聽的話還真聽不見,依稀就是「冥界的圓舞曲」,這對於喜歡靈異事件的智子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已經是第八樂章了啊。」
金田一左找右找,在鋼琴的琴身裡,發現了一個小錄音機還有磁帶。


這時候電話又響了,這次是花田打來的:「金田一,你在哪裡,快到五樓閱覽室門口的樓梯來,草太被『放學後的魔術師』殺了。。。。。。。。。。。」
如果說美浦被殺還是金田一當時精神沒有受到打擊還好的話,那麼這次真的讓金田一眼前一黑,差點摔倒。。。。。。
「喂?你沒有事吧?」
「我,我。。。。。」金田一搖了搖腦袋,「這裡。。。。。。美浦死了。。。。。。。。」
對方同樣驚訝,看來對方正使用免提的,所有的人都發出極其驚異的聲音。
金田一頓了一頓:「我們要趕快聚在一起,以免被暗中的犯人襲擊。」
轉身便對正在哭的秋風說:「走,我們去五樓。」


過了一會兒,金田一他們來到了五樓,金田一的腦子裡全都亂糟糟的,倒是秋風瞳和智子拿着地圖勉強到了五樓。
在暗暗的沒鎖門的新閱覽室裡,所有人默默的站着,金田一他們經歷的殺人事件可多了,但這一次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死了,這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花田老師率先打破僵局:「大家一起出去,不要走散了。我們已報警了,警察估計一會兒就來。」


一會兒以後在樓外,劍持大叔睜着惺忪的雙眼看着金田一沮喪的樣子,立刻就明白怎麼一回事了,他說,「你們先回去吧,明天聽我們警方的通知。」


一路上誰都不說話,到了家之後,金田一二三本來想好好的數落他為什麼這麼好玩的事情不喊她去,不過看了金田一的臉色就閉嘴不吭聲了。
在房間裡金田一他默默地對着牆坐着,腦子裡一片空白,這個時候二三敲了敲門說:「阿一,劍持大叔的電話。」
金田一低低的應了聲:「喂?」
劍持用沉痛的口氣說:「你們說的那個叫山口的人,我們發現了他的屍體。。。在美術室裡。。。同樣頭部被重創。。。旁邊還有一個紫色的小鏡子,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看來又是佈局殺人。。。」
金田一的頭髮都豎起來了。。「什麼?怎麼會有這種事。。」
劍持說:「是啊,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們還需要你,好好休息吧。。。。。明天養足了精神,再來對付這該死的兇手,詳細的內容明天再和你談。」


金田一心中暗想:「不能,不能就這麼被擊敗了。。。。大叔說的也許有道理。。他們還需要我。」
但是要睡着談何容易?又是一個惡夢困擾的不眠之夜。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Andriy_C 於 2011-10-19 04:28 PM 發表
這個七不思義小說不是原創著嗎??

對, 是轉載自百度   魔人加奧 的同人原創小說啊. ^__^




回覆 引用 TOP

轉載自
百度金田一吧
by 魔人加奧/ 青鳥之影



[原創同人]
不動高中七不可思議第二次的殺人



第六回


另外一邊,一個人正在打電話:「全照你說的作了,不會有事吧?」
高遠遙一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你說了經過,我發現還有一些小瑕疵,不過是完全能夠彌補的,不過行動要快,爭取在他們之前把這些東西處理掉。」
高遠掛了電話:「金田一,明天我要好好看看你悲痛欲絕的樣子,這就是對你的最大懲罰。呵呵,真是太愉快不過了,GOOD LUCK。」


第二天一早,學校四周圍滿了人,劍持似乎早就在等金田一了。
「你總算來了啊,我已經向學校為你請了假,協助我們警方調查,你打算怎麼辦呢?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金田一說:「嗯。。。。。」
劍持繼續說下去:「不過這個學校又發生了類似『七不可思議』的殺人,還真的是不幸。。。」
金田一打斷了劍持:「我能知道三個死者的死亡時間嗎?」
劍持打開了刑警的筆記本:「是這樣的,草太的死亡時間是九點三十分左右,美浦是更早的八點五十分,而山口則是九點四十分左右。」
「是這樣,但是。。。。。。草太死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有不在場證明啊。」
「什麼?你怎麼知道的?確實所有人都是兩個兩個在一起,難道。。。?」劍持迷惑不解。
「沒什麼。。。你是說美浦是在八點五十分就被殺了?那就是在我們集合之前的事了,我們等了她好長時間,大概十分鐘左右,但是她始終沒有出現,原來那時她已經被殺了。劍持大叔,我想看看現場。」


他們又來到了昨天發現美浦屍體的地方,兩個被山口揣斷的門鎖還在地上,這是一種鏈條鎖門,就是鎖是一個短鏈條,一端稍大,恰好可以嵌在門上的鎖的那種,雖然比較不保險,但是從裡面鎖上還是不可能的。
「又是個雙重密室?」劍持搖着頭。
「嗯,」金田一站起來又蹲下去地把房間看了一遍。「好了,房間裡的情況我大概都了解了。」
「噢,對了,你昨天發現的小錄音機我們看過了,是比較古老的一種,不能定時,那個什麼『冥界的圓舞曲』長達一個多小時,共有十一個樂章,如果你們聽見的那一段是"第八樂章"的話,向前推"第一樂章"開始播出的時間恰好就是八點四十七分。和美浦驗屍得出的死亡時間吻合噢。」
「鑰匙的事情怎麼說?」
「只有學校的保安處有,但是那裡一整晚上都有人在值班的,而且這種密碼型的鎖絕對複製不了。」
「嗯,知道了。我們去看看發現草太屍體的地方。」
「奇怪,這小子怎麼今天那麼深沉?」劍持自言自語,不會是受打擊太大,抑鬱了吧?


屍體雖然搬走了,但是血跡還在,金田一的心中一陣抽痛,現場本身只有十二級台階沒有什麼好看的。劍持剛要說話,就看見金田一蹲了下去,用手摸了摸地面。
「怎麼?發現了什麼?」
「大叔,屍體移動過嗎?」
「沒有啊,由警察徹夜看守著呢。」
「那就怪了。。你看。。。血跡有新舊兩塊。。。。」
劍持低下了頭,「的確啊,你看得真仔細。」
在染成了深紅色的台階上有一小片血跡, 顏色略微比原來的淡一些。
「這是怎麼回事?」
金田一搖搖頭說:「不知道。」
劍持失望的拍了拍金田一的肩:「我有幾張現場照片,你來看看。」
金田一懷着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看着照片中一具具的屍體,突然間問道:「為什麼山口沒有穿鞋?」
「啊?聽說是一個佈局殺人,紫色鏡子的故事,今天好多學生還在議論呢。」
「原來如此啊,大叔,我現在非常懷疑,我們這個推研社的人中有人是兇手。」
「什麼?這麼短的時間就破案了?」劍持恨不得衝上去擁抱他。
「不是啦,我剛剛有一點頭緒,我下面想對推研社的每一個人都進行問訊,可以嗎?」
「當然可以。」

[ 本帖最後由 尤利安 於 2011-10-20 01: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七回


偵訊的地點就在推研社的教室裡


第一嫌疑人:花田晃次 27歲 不動高中高一A,C班理科組數學老師

花田:「發生了這種事情我真得很遺憾,要不是我和學校領導提出要學生調查,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金田一:「這不是您的錯啊,誰又想到是這麼一回事呢?對不起,我還是想確認一下您的不在場證明。」
花田:「我嘛,從大家分散了之後一直和山野在一起的,直到九點半左右佐木打來了電話,我才衝到了現場,那時候大概是九點四十吧。」
金田一:「難道您中途一次也沒有一個人獨處過?」
花田:「沒有啊。。。等等,有過一次,那是山野上所,大概五分鐘吧。五分鐘是不可能往返於舊樓四樓和新樓之間的。等等。。你懷疑我?」
金田一:「對不起,只是日常慣例。還有一個問題。。。聽說學校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是為了避人耳目,學校派你動用學生團隊進行調查是嗎?」
花田:「這個事情你都知道了?」
金田一:「如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在建這座新樓的時候到底曾經發生過什麼事?請你務必要說出來。」
花田老師迷惑不解地說:「謠傳,只是學生的流言蜚語而已。」
金田一緊追不捨地問:「什麼謠傳呢?是不是學校為了隱瞞在施工的時候工人死亡為了不賠償而把他的屍體叫住在了混凝土內?」
花田:「我都說了,這是謠傳而已。學校因為這件事還收到了恐嚇信,所以學校想學校內最有權威的調查團調查一下,如果一無所獲,就證明學校是清白的了。」
金田一:「那腳步聲是什麼?」
花田:「我怎麼知道,反正我在三樓都聽得清清楚楚。」
金田一:「非常謝謝你的配合。」
花田老師抹了一把汗,出門點了一根煙:「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第二嫌疑人:津川智子 19歲 不動高中高二C班理科组

智子:「怎麼?我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哦,你怎麼還懷疑我?」
金田一撓撓頭「對不起啦,這是警方工作。」
智子:「好吧。」
金田一看着智子突然覺得沒有什麼可問的,就在此時想起了一件事:「能稍微介紹一下校園的七不可思議嗎?」
智子:「七個?這麼多叫我怎麼回答你嘛。」
金田一:「就是那個紫色的鏡。」
智子: 「這個啊,是這樣的,有一個人非常喜歡照鏡子,有一次他的同學為了開玩笑吧他的鏡子染成了紫色,過了幾天就發現他赤着腳死了,原來鏡子塗成了紫色之後在半夜就會通往冥界,他的鞋子留在了冥界,人雖然出來了,但是人氣已經枯竭了,就死了。怎麼樣,無聊吧。」
金田一:「是赤着腳?」
智子:「是啊,冥界的地面是火做的,衣服上去就會燒着。」
金田一追問:「赤着腳?」
智子:「是的啊。。。。你連這個都不知道?真可悲。」
金田一:「這個故事有其他版本吧?」
智子很不高興的回答:「我在這方面是權威哦,若是有的話怎麼回不告訴你。」 金田一又問:「那個冥界的圓舞曲完整版有多長時間?」
津川智子彈了彈腦袋:「大概一個小時,反正這個曲子很靈異的,是一個快自殺的俄羅斯作曲家寫的。。。」
金田一:「噢,多謝了。。。最後問一下,這棟大樓你來過嗎?」
智子:「怎麼可能?雖然我看上去比較叛逆,但是我其實膽子是很小的。。。。。。。我這麼柔弱的女生會做這種事情?儘管我非常想調查清楚腳步聲是怎麼一回事。。」



第三嫌疑人:山野岸 17歲 不動高中高一C班理科組

山野:「能夠協助警方調查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想置身於一個事件中。。。」
金田一打斷了他的話:「對不起,你那晚真的是和花田老師一直在一起的嗎?」 山野:「也不是,上過一次廁所。。大概很快就回來了。」
金田一:「一回來就看見花田老師?」
山野:「是啊。」
金田一:「了解了。你和死去的山口是一個班的吧。」
山野:「沒錯,那是一個頂討厭的傢伙,看到他我就來氣。」
金田一疑惑的問:「難道你以前認識他?」
山野:「沒有,昨天上午老師讓我們自我介紹,你猜那傢伙說什麼?『不用關照了,你們也不要惹我』,切,還把一個女生給罵哭了。」
金田一:「看來他還是老樣子啊。」
山野「你認識他?」
金田一:「小學同學啦。。。。他留過兩年級。」
山野:「哼哼,難怪。聽說他一直在外面遊手好閒,不過人卻很傻的,居然把老師的辦公室當作廁所。。。。」
金田一:「好了,謝謝合作。」
山野:「等等,我要告訴你一個情況,其實我。。。我看見那個『放學後的魔術師』了。」
金田一一下站了起來:「什麼?什麼時候?」
山野想了想:「放假快結束的時候吧。。。我在舊樓的教室打掃衛生,我看見有人在對面走廊上飛奔。。。恐怕那就是腳步聲的由來。」
金田一:「是男的還是女的?」
山野:「不知道啊,也許是管理人員也說不定。。不過我覺得不一般。」
金田一:「不管怎麼樣。。。謝謝你。」



第四嫌疑人:真璧誠 19歲 不動高中高三A班理科組

金田一:「請問。。。」
真璧:「是這樣的啦,我一直和小笠原在一起的,不信你問她。其實從時間上推理也是不可能的嘛,我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哦,我在九點半的時候可是和小笠原在一起的。儘管在之後發生了一點小意外。。。。」
金田一:「什麼意外?」
真璧:「哎呀,無非是刮起了一陣風,把模型室的門帶上了,把小笠原鎖在裡面了,瞧她嚇得。。。。」
金田一:「。。。。。。」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HBHo 於 2011-10-21 09:11 PM 發表
同人小説……死的人還真震撼。

不過,一囘也未免太短了些?


一次全貼出來, 反而沒有人看的啦. ^___^
要幫忙魔人的作品, 給多些朋友看到啊.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HBHo 於 2011-10-22 01:35 PM 發表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說一囘的文章長度(評文而言),不是指你貼一囘……
畢竟有時去文區逛逛,我本人有點挑……


對推理小說有點挑是必要的!! ^__^ 我也超挑的啦, hahahaaa ^___^
一回回是我代為分的, 其實魔人加奧兄是把整篇放出來的, 在解謎篇前,
會給大家猜猜誰是兇手的啦.

回覆 引用 TOP

第八回


第五嫌疑人:小笠原純子 17歲 不動高中高一B班文科組

金田一:「你好。」
小笠原:「我,我可不是兇手。。。。。」
金田一:「我知道啦,我只是想核實不在場證明。」
小笠原:「九點半以前我和真璧學長在一起,之後那個傢伙把我關在模型室了。」
金田一:「什麼?他不是說門是風帶上的嗎?」
小笠原:「什麼嘛,那個人討厭死了,我只不過在裡面報怨了他幾句,他就做出這麼過份的事情,真不像是學長。」
金田一:「他向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啊。」
小笠原:「就是,他還在外面嘲笑我。」
金田一:「什麼?你們兩個不是一起關在裡面的。」
小笠原「是的,他一開始不說話,後來我哭了他才開門。」
金田一:「他不說話的時間是多長?」
小笠原:「不知道啊,大概三分鐘吧,我特別怕黑的,在裡面關三分鐘就是極限了,我差點昏過去了。。。」



第六嫌疑人:七瀨美雪 19歲 不動高中高三A班理科組

美雪:「阿一,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進展?」
金田一不斷地搔頭:「沒有啊,一點頭緒都沒有。」
美雪輕輕一笑:「你這個動作很像你爺爺呢。」
金田一:「這次的活動安排是花田老師確定的?」
美雪想了想:「是啊,不過和他最初的設想有一些差異,秋風是後來才加入的,而開學第一天山口是在社團管理部報名的。我考慮到秋風需要一個有責任心的男生所以就把山口派給他了,沒想到。。。。都是我不好。。。不該組織這次活動的。。」
金田一:「好啦,這與你無關。。當時佐木的手機沒有電了吧?」
美雪:「是的,也不知怎麼回事,但是進門的時候我還看的,還是好好的。」
金田一:「你當時發短訊給美浦了嗎?」
美雪:「嗯。。。。。我當時發的,還讓他們每個人都回短訊的,這些短訊都在我的手機里還沒有刪。」
金田一:「花田老師說他其實希望我們學生調查一無所獲,這樣可以證明學校的清白。」
美雪:「沒錯,學校承諾,只要我們說沒有事情,學校就會給我們辦法社團資金。」
金田一:「真是夠黑的。」



第七嫌疑人:秋風瞳 19歲 不動高中高三C班文科組

金田一:「你好。」
秋風:「嗯,我能幫點什麼忙嗎?」
當時你們發現了美浦的屍體?」
秋風:「對,我們都不熟悉新樓的構造,找了好長時間,其實是山口先看見的,他大喊了一聲,我就回頭看了,真是嚇死我了。我雖然喜歡看推理小說,可是親身經歷卻是第一次。」
金田一:「後來你就打電話了?」
秋風:「嗯,山口在不斷地撞門,他臉上漠不關心,其實還是很著急的。」
金田一:「後來他什麼也沒有說就走了嗎?」
秋風:「他說無聊。。。但是我不敢攔他,他會罵我。。」
金田一:「那當時有沒有看見什麼奇怪的東西或者人影呢?」
秋風:「沒有。」
金田一:「你就一直呆在那裡沒有動嗎?」
秋風:「我都嚇得腿軟了,站都站不起來,但是我不想和死人同處一室。。所以就爬到門口了。」
金田一:「謝謝。」



第八嫌疑人:佐木龍二 18歲 不動高中高二A班文科組

金田一:「佐木,當時你的電話難道沒有充電?」
佐木:「有充的啊,不過我的電線質量不好,接觸不良也不一定,有的時候充了半天才發現原來一點沒有充進去。」
金田一:「你打電話用了多長時間呢?」
佐木:「大概五分鐘,學長,你在懷疑我。。。」
金田一「這是例行的檢查,你應該知道的。」
佐木迴避着金田一的目光「。。。。。。。。。。。。。。。」
金田一:「我看得出來你有事情在瞞着我,你這幾天就一直不對勁。」
佐木遲疑了好一會兒,突然把頭埋在桌上,大聲地說:「我會死的,我會和草太他們一樣的。。。我該怎麼辦啊。」
金田一不知道哪裡來的火,一把揪住了佐木的衣領:「傻瓜,不要說這種蠢話,你再這麼說我就。。。。你怎麼可能。。」
佐木:「難道你以為你周圍這麼多朋友死了這是巧合嗎?你什麼都不知道。」
金田一幾乎快喊出來了:「到底是什麼事情,為什麼不讓我知道?你快說啊!」
佐木:「我。。。我知道了不動高中七不可思議的『第七個謎』。。。。。你知道知道『第七個謎』的人下場是什麼?就是死啊。。」
金田一站了起來:「你。。。。」
佐木:「不要問了,你要是知道了也會遭到不幸的,總之我是不會說的,但是我如果死了的話。。。。」他似乎做着極大的抉擇,「你就去你和我哥哥的『秘密基地』看看。。。。」說完奪門而逃。
金田一頹然坐下,但是無可奈何。他把這段聞訊聽了好多遍,又想了當時的狀況,總覺得隱隱約約有了一點線索,但是卻東一塊西一塊併不到一起,只覺得心煩得很,什麼都想不進去。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月之使者 於 2011-10-23 10:33 PM 發表
未更新?

更新了啊 ^__^!!
謝謝支持ya!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九回



放學後在家裡,他一直在思考,就在這時,金田一二三突然上來說:「有電話。」
金田一拿過聽筒:「喂,我是金田一。。。」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聲音「呵呵,你好,最近幾天是不是很愉快。」
「高遠遙一?!你。。。」
「你的智力好像退化了嘛,呵呵,我只不過給你出了這麼一道簡單的謎題,你就如此狼狽,真的是很無聊哦。」
金田一憤怒的喊道:「你難道僅僅為了讓我陷入困境就接二連三的殺害我的朋友?」
「你現在的樣子肯定很醜陋哦,我可不會親自動手的,只是把我的殺人的藝術交給了某個自動殺人機器,它就不斷地聽着我的話了,難道你忘了我的一貫作風?」
金田一說:「你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高遠在那一頭笑着說:「藏?我可是每一天都在俯瞰着你的一舉一動,你卻說我藏起來,這樣的用詞對於我這樣一個藝術家實在是誣衊。」
「渾蛋,你。。」
高遠的聲音繼續響起:「痛苦吧?絕望吧?這就對了,不過還是老樣子,只要你肯下跪,然後對我說:「『我輸了』,事情或許還能夠挽救噢。」
金田一反而笑了:「做夢吧,臭屁藝術家,你一輩子只能嚐到失敗的味道。」
高遠也笑了:「是這樣啊,難道你的那一點名聲和自尊比你朋友的生命更重要?好吧,我出一道題目給你做,死在生物實驗室的琉璃子,死在榆樹上的尾之上,險些喪命於吸血井的七瀨美雪,死在惡魔的十三層階梯的草太,自動音律室的美浦,死在紫色之鏡邊的山口,一共是幾個人啊?不可思議的謎有幾個?呵呵,你好像忘記了重要的事情。」說完電話咔嗒一下斷了。
「難道。。。。」金田一突然直冒冷汗,它突然想起了佐木的話。
「誰打來的電話?」金田一二三膽怯的問。
「變態狂的騷擾電話。」金田一撥通了佐木家的號碼。
「佐木啊?他沒有回家呢,不知道到哪裡去了,請問你是?」金田一甩下了電話,不顧一切地往學校跑,一邊跑一邊罵自己笨,當時心亂如麻,趕奔沒有仔細想佐木的話,然而佐木如果死了的話,不但對不起他,也對不起佐木一號。。。。。。。。


但是好像已經晚了,金田一到校門口的時候看見了為在校門口的警車,以及站在門口正要進去的劍持。
「大叔,怎麼了,,,,,是誰。。。佐木?」金田一抬着頭,只希望劍持晃一晃他的腦袋。
但是劍持盯着他看了好久說:「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是說。。。不許讓你知道的嗎。。。。。。。」 金田一覺得天旋地轉,一下昏倒在了門口。


醒來的時候看見大叔扶着他,金田一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劍持一句話不說,尾隨而來不放心的二三別過了頭。
「我要看現場。」金田一哭完之後說出了一句異常堅定的話。


地點是二樓的電腦室,只有佐木一個人,準確地說是一個人的屍體在裡面。他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旁邊放的依然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一大疊錄像帶以及依靠他們刻出的小光盤,不過這些東西已經被砸得不成樣子,電腦也被『放學後的魔術師』砸了個粉碎。 金田一蹲下來,看見佐木的右手有點奇怪,輕輕的抬了起來,發現地下有一團血跡,只是血跡的形狀十分奇特,就像是寫下了什麼字但是後來又擦掉一樣,難道是死者的留言嗎?
金田一點了點頭,說:「好了。。。。」
劍持問:「你這段時間知道了些什麼嗎?」
金田一說:「『地獄的傀儡師』。。。。」
劍持勃然大怒:「又是那個小子。。」
金田一突然異常平靜而堅定說:「不管是『地獄的傀儡師』還是『放學後的魔術師』,這是你們做的好事。。。。。我一定要讓你們得到應有的報應,賭上我爺爺的名聲!」

[ 本帖最後由 尤利安 於 2011-10-25 10:56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回  



金田一想到了佐木的話:「如果我死了,就去你和我哥哥的秘密基地看看,說不定可以找到答案。」所以從現場沒有直接回家,而是拐進了一條小巷,走到了底,在一個爛樹根下面翻出了一個破盒子。


盒子裡面什麼都有,有金田一小時候用的勺子,他和佐木一號看的黃色帶子,女生的胸罩,美雪的走光照片。。。。。。。看到這一切,金田一差點又哭出來,但是在最上面還有一盤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錄像帶,上面寫着「送給學長的最後的潘多拉魔盒」除了手上全是汗以外,金田一沒有任何感覺。


回家之後,金田一打開了錄像機,裡面錄的原來是草太等人死亡那一天的情況。看着看着,金田一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尤其是草太被殺的那一段。。。他反覆地倒帶,直到終於看見了一樣讓他吃驚得差點暈過去的事情,他在明白了這件事的同時,也明白了什麼是第七個謎,草太遇害的方法,佐木的死者留言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潘多拉魔盒』,以及偵訊中某個人說的謊話。下面就只剩下那個美浦怪異的密室和山口的死因了,不管怎麼樣,金田一總是覺得這兩個案子有着什麼必然的聯繫。


這個時候金田一二三端着小點心進來了:「吃點二三親手做的小點心吧。。。。。。。不要你付錢了。發生這樣的事情二三心裡也很難過,這樣吧你暑假向我借的500元錢,那個利息就不用還了。。。。。。。」
金田一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說:「放在那裡吧,謝謝。」
二三哭出聲來:「那兩個佐木我會為他們祈禱的,嗚哇哇哇哇哇。。。。。。。」隨即跑出了房間。


金田一躺在床上好生煩惱,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死了,在最後幾個活着的人裡面還有人是殺害這幾個朋友的兇手,這種事要是爺爺在他也會像自己這般束手無策嗎? 再想想美浦和山口的死。那個兩層的密室暫且不談,山口死於九點四十分,也就是說大概他離開了大樓這一端的鋼琴室往另一端大樓的門口走的時候遭遇到了『放學後的魔術師』的襲擊,被殺害後屍體被放在了處於整棟樓中央位置的美術室,但是所有人都有不在場的證明啊。從供詞上看,只有真璧鎖住小笠原,不說話的那段時間是空白,但是如果是真璧的話,從三樓的一端的模型室跑到一樓中央的美術室,再完成殺人的一系列過程的往返時間,絕對不是幾分鐘就可以完成的,更何況那個時候草太已死,佐木通知了大家,如此,被從各個地方趕去草太現場的大家看見的可能性極大。『地獄傀儡師』是不會用如此沒有把握的方法的。


再來,為什麼非要使用比擬殺人的方法?無數次的事件告訴他,比擬殺人是兇手為了隱藏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施用的方法,但是這次的兇手要藏什麼呢?似乎一點也看不出來。難道這麼就輸了?又哭又累了一天,受到了嚴重心理打擊的金天一想着想着就睡著了。


他感覺有兩個鏡頭正在對着他,佐木一號和二號飄來飄去:「我們都是貌似看見不該看的東西而死的哦。」
金田一一下子嚇醒了,佐木一號,想到他就不由得難過,想到了異人館旅館那個悲哀的地方。。。。。。。突然間,他的腦子就像打了一個閃電一樣,雖然過後仍然是一片漆黑,不過在這一剎那,他看見了很多東西 ----- 原來從一開始就想錯了,差一點就完全掉進了高遠的圈套,難道是佐木的最後的幫助?


金田一迅速地下床,找到了手電筒,打開門向外衝。
這個時候他遲疑了一下,拿起了電話。
「喂,你好,我是五木, 。。。。。。。是你小子啊,你的事情我聽說了。。。。。。。什麼?…好吧好吧,我盡量。。。。。。。」
金田一剛掛電話,二三突然衝出來:「你到哪裡去?我也和你去。否則我和你媽媽不放心。」 金田一知道拗不過她,只好帶着她一起出門。
在路上,二三說:「沒有我你就是不行,你帶的手電是沒有電的哦。」說罷拿出了另外一個手電,倒出裡面的電池,又倒出金田一的電池,「看,我的兩節都是松下的,你的那個只有一節,是,另外一個雜牌的所以亮不了的啦。這是你毛手毛腳的結果。」
金田一心中猛然一震,自言自語:「原來是這樣啊,因為手電是一樣的,所以我以為裡面電池也是一樣的。」


金田一二三想:「老毛病又犯了,不過他還是這樣最帥啦。」
不一會到了不動高中,警察已經基本上離開了,只剩下幾個還在做善後,看見金田一立刻就讓他進去了,不用說,這是大叔打的招呼。
美術室一片寂靜,金田一拿着手電對着門照着,直到看見門上有微小的凸凹不平的痕迹和脫掉的油漆,長吁了一口氣。然後又來到了鋼琴室中央,站在那裡獃獃地向窗戶看,突然間跑了出去。
二三在後面大叫:「喂,你怎麼啦?」
只見金田一在和新樓管理員說話:「你們開學以來動過鋼琴室嗎?」
管理員茫然地搖搖頭:「沒有啊。」
金田一轉頭對剛趕過來氣喘吁吁的二三說:「我們走吧。」
二三踮起腳摸了摸金田一的腦門:「你怎麼啦?去哪兒?」
「回家。」
「那。。。。。。。那事件呢?」
「一切謎題都解開了。」

---------------------------------------------------------------------------------------
下回就是解謎篇~!!! ^__^

大家努力試試找出兇手是誰吧!!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一回                解謎篇

真相之一 -------- 七不思議的第七個謎底




第二天放學了,金田一對美雪說:「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談談。」
還沒等美雪說話,真璧大叫起來:「吼吼,終於表白啦。」


金田一帶着美雪到了學校的後面,看到左右都沒有人,深吸了一口氣。
「阿一,有什麼事?」美雪一臉疑惑。
「我想和你說說佐木的死。」
「這個啊,我也很難過。」
「恩,但是他的死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他應該是坐在電腦前面整理資料的時候死的,在學校整理是迫不得已,因為他家裡的電腦,在幾天前我去他家的時候就已經壞了,然而這樣給了兇手很大的方便,就在他整理資料的時候『放學後的魔術師』偷襲了他,把他殺害了。」
「是這樣啊,」美雪說,「真可怕。」
「然而這樣一來就有一點漏洞,佐木死的時候是倒在與靠背椅有一段距離的地上,而且儘管流了很多血,但是地處較低的鍵盤上卻沒有什麼血。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是站在椅子邊上被兇手打死的。但是他為什要站起來?」
美雪想了想:「可能是看見兇手了吧。」
「這樣想很自然,不過其實不對。要是你看見一個不認識的人是不會站起來的,再者,依佐木的性格,即使是一個認識的人也不致讓他站起來,他其實是對這個兇手很尊敬。換句話說,就是他看見了一個他很尊敬,而且很熟的人走向他,於是就站起來了,然後這個人就殺了他。」


「那這個人是誰呢?」美雪問。
金田一盯着她看了半天:「美雪,這件事我從來沒向別人說過,所以,你去找大叔自首的話應該會比較好。」
美雪吃驚地抬起頭:「你,你。。。。在開玩笑吧。太過分了。」
「其實我一直在想佐木的那個死亡訊息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寫下去了又好像擦了。。。」
美雪說:「說不定是兇手他擦的呢。」
金田一搖頭:「會有那樣的兇手的嗎?用屍體的手來擦死者留言,那好像就是在告訴別人:『這裡原來有留言,我把他擦掉了』一樣。」
「那。。。那。。」
「那是佐木自己擦掉的。。。。他原來是想寫下你的名字。。。但是想到了這樣的話,也許會讓我。。。。。。。。」
金田心裡又是一酸,「我記得他說過他知道『七不思議的第七個謎』,其實第七個謎就是『美雪是兇手』啊。」
「你也不能就憑這一點就說我是兇手,你再這樣胡來我就不理你了。」美雪生氣地說。
「你真的不承認?」
「我怎麼可能是?那天晚上我一直和佐木在一起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他,我怎麼會有時間殺害草太,山口。」美雪說道。
「其實我一直就很在意一件事,為什麼那天晚上你會安排我和那麼漂亮,性感的女生在一起,而自己選擇了佐木,要是依你原來的性格,我只要對別的美女稍作過分的事你就會不高興的。」
「這你也好意思說。。。。阿一你。。」美雪臉都紅了


「其實你有着非要選佐木不可的理由,那就是佐木帶着DV機。」
「帶着那東西怎麼了?」美雪很不解
「要是和其他的男生比如我在一起的話,看見了倒下的草太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
「當然是衝上去抱着他看他有沒有生還的可能,對吧?但是你卻絕對不能讓別人這麼做,因為那時候的草太根本就沒有死,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樣辦到這點的,是用藥之類的弄昏了他?還是借口以嚇唬別人為理由讓他裝死?不過估計是前者,因為據鑒定結果樓梯上的血全是草太一個人的,也就是說很可能是在草太昏倒之後從他身體裡抽出血來然後再佈置成殺人現場的樣子。在所有的男生之中,只有佐木一個人手上套着DV機而一時間騰不出手,這個時候你可以搶先衝上去,當然佐木的第一反應是打電話,你就順理成章的裝作害怕的樣子吧。等到佐木一走,你就上去用地上的鎚子給了草太致命的一擊。」


「這是你的猜測,你的想像。。」美雪說
「血跡的顏色有兩種,這就說明了當時的血凝固了兩次,第一次事你布置現場時放下的血,而第二次則是草太真正死的時候留下的。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你而已,而且根據佐木留給我,你找了好長時間都沒有找到的錄像來看,屍體和地上的兇器在佐木打電話前後有了細微的移動,恐怕你再注意還是會留下破綻吧,所以佐木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在你殺他之前,就事先把他藏了起來,還告訴我了他知道了不該知道的『第七個謎』,那盤錄像帶為什麼叫『潘多拉之盒』你也知道了吧?至於佐木充了電的手機,可能也是在他在給你看的時候做了手腳,比如被你悄悄換下了電池什麼的。這樣的破綻還很多,記得是在距離屍體很遠的時候你就喊出了『草太』但是你是怎麼知道的呢?我反覆看了那個時候錄下的情景,怎麼也無法在那個距離認出是誰。」


美雪的身體開始輕輕的顫抖,金田一看了很難過,別過了頭,這確實是誰都不願意看見的結局。
終於,美雪說話了:「這算什麼啊。。。就憑這個嗎?我。。。。。」
「你是想問我美浦和山口的死吧?」
「對,我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那我就說給你聽聽吧。」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blankason 於 2011-10-28 03:07 PM 發表
竟然係美雪~~


都說, 是爆炸性情節吧~ ^__^!!!




回覆 引用 TOP

第十二回

真相之二------------錯位的時間和空間


「你說啊,雙重的密室到底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我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來。」美雪再次發起了進攻。
「沒錯,如果真的有那種方法,我也很想知道。」
「什麼?」美雪說,「弄了半天,你也不知道啊。」
「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存在過這樣的密室。」
「沒有過?難道山口和秋風去看的時候那個不是密室嗎?山口還對着門踹了好長時間呢,你們不都是聽見的嗎?」
「如果說山口踹的那扇門,不是音樂教室的而是美術教室的呢?」
美雪一下張大了嘴,再也說不出話來。
「其實你的計劃是這樣的,說過給每個人發了短信,其實給除了美浦的每個人的短信都是說九點到達,但是美浦的則是更早一點或許八點半讓她在美術室等你,你去了之後就把在那裡等著的美浦殺害了,並且事先把兩扇門弄得和壞了一樣把美浦放在最裡面,然後毀壞了他的手機。然後再趕到美術室,找到美術室的木偶,放在窗戶下套上長發就可以了,因為當時的所有女生裡只有美浦是批開的長發,所以所有人都可以在衝著月光的窗戶下清楚地看到一個披著美浦長發的“屍體”,然後你再把美術室的兩扇門鎖死,就大功告成了,身下的工作只要等著另外一個『魔術師』去做。」


美雪感覺自己要崩潰了,還是硬撐著:「你說的是誰?」
「自然是和山口一直在一起的秋風了,我已經問過了,山口是一個不愛學校的家伙,在開學之前從未來過學校,就算來了恐怕也不可能知道新樓的具體構造是怎麼樣的,於是你們便給了他一張假的地圖。」
「假地圖?」
「是的,就像手電筒一樣,外邊看的時候一模一樣的,可是誰知到裡面的電池是什麼呢?上面的其他內容都是一模一樣的,除了美術室和音樂室的位置反了而已,在秋風和地圖的同時誤導下,山口如你們所願地來到了美術室,這個時候的美術室的牌子恐怕也早就給你們換成音樂室了,發現了假的屍體之後,秋風就立刻打電話給我們,並且伴上他和山口的對話,山口踢門的聲音,誰都會毫無疑問的認為那其實就是有著雙層密室音樂室,其實最後我所聽見的山口的什麼“無聊,為什麼對他這樣”之類的話並不是在罵他所認為的凶手,而是在罵破門而入之後已經知道了屍體是假的,但是依然對電話哭訴的秋風,他當然不知道秋風在幹什麼,或許只是人為秋風在無聊的惡作劇,其實那個時候的秋風是最緊張的,然而山口的話卻被我們很自然的誤解了。」


「秋風放下電話之後,就趁山口不注意把他殺了,並且收起了人偶,處理了那個假髮,撕下了美術室上的假標示,擦了美術室門上的腳印,放下紫色的鏡子,她所要做的就是拿著山口的鞋子迅速趕往真正的相距大概五分鐘路程音樂室,在音樂室的門上印下腳印,再把鞋子扔了。自己則只要打開算好時間的『冥界的圓舞曲』放在鋼琴裡,坐在門口等著大家來,這樣就同時獲得了雙層密室和一個完美的山口被害的不在場證明。至於為什麼要比擬殺人,這就是因為讓別人認為山口的鞋子被脫是理所當然的。」


「你的空想罷了,你有證據嗎?有的話請你提出證據?」美雪最後的防線終於要崩潰了,然而她還存著一絲希望。
「美術室上的腳印就是最好的證據,警方已經發現被扔在窗外的鞋子,只要比對一下就可以了。但是還有其他的證據,如果山口看見所謂屍體的地方真的是音樂教室,那麼就有一件事就無法理解了。你來。」


金田一把美雪帶到了音樂教室窗下,然後用雙手把美雪挪到了窗前:「看著窗戶再說一次,秋風和山口看見了屍體。」
美雪呆住了,音樂室的鋼琴上堆滿了樂譜,從窗戶裡最多可以看見對面的牆,但是地面是無論如何看不見的。
「樂譜在暑假被放進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過,那他們是怎麼看見愛咪的屍體的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大噹噹 於 2011-10-29 08:31 PM 發表
????..唔使咁爆炸性麻....


^__^整體來說, 還算是ok嘛, 反正是同人又不是正式的.
如果是正式的我會難過死了~!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