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動漫] GUNDAM Narrative 的深入探討 [打印本頁]

作者: gx9900gundam    時間: 2019-2-23 02:14 AM     標題: GUNDAM Narrative 的深入探討

本來是作為「GUNDAM Narrative 獨角獸高達的真正結局」的一部分
^^^^^^^^^^^^^^^^^^^^^^^^^^^^^^^^^^^^^^^^^^^^^^^^^^^

想過分成長短版在不同地方上貼,可是一些較個人化和深度的地方,還是把其分割成另一文僅貼到部落閣的新文和talk版還有UWANTS的高達專版的,並在舊文處回覆說新文寫貼好。

因為是論說文所以放棄貼圖了。

---------------------------------------------------------------
1 GUNDAM Narrative 本片與宇宙世紀的考證


莉塔的命運與故事中考察
^^^^^^^^^^^^^^^^^^^^^^^^^^^^^^^^^^^

鳳凰G駕駛艙打開時沒有人?

可是不是說在實驗失控時便沒有到生命讀數。至於那種說她被吸引了`蒸發了`融合了-----------的話,除非想說新人類進化到可以自己細胞逆向侵蝕機器,即反DG細胞否則沒有什麼意義了。

有說是之前她便死了,鳳凰G本來便是無人機,但那樣是不需要駕駛艙,應當說是有人機以無人機模式操作。

其實沒有生命讀數不需要死的,只要把所有對駕駛艙內的監察儀器弄壞便成了,或者本處於無人模式操作,可不表示莉塔仍然活著。

即本來便是無人模式,便無所謂生命讀數為零的話,所以此說缺說服力。

可是這句話先是約拿說給蜜雪兒聽的,一是之前便知道真相而不忍說出來,否則隨便胡扯來使蜜雪兒放下救不到莉塔的罪疚感,但從駕艙空的狀態鳳凰G只是被莉塔所拋棄了。

雖也可以像戰慄的蒼藍那樣,駕駛員本尊暈迷而機器人擁有她的部分意志,而這次新自護也應當是想搶,所以是聯邦方面發出的假情報,讓他們向戰慄的蒼藍的方式想像。

但如果是戰慄的蒼藍那樣,不需要約拿和蜜雪兒來參與狩獵鳳凰的行動。

所以不如試從莉塔的角度出發假設推測最合邏輯的結論:

故意弄壞駕駛艙的被監察器才有生命讀數是零,然後再用鳳凰幹掉實驗的友軍,所以其實她不是被動受難的。

但為什麼我認為她是死了的?

如果真有The Stars My Destination(Alfred Bester的小說「群星,我的歸宿」原名,但我未看過該書的)的信念,最好便是連G鳳凰都放棄直接棄機在太空漂流最爽了,當然這樣也得死,倒是她和姬友蜜雪兒的寫照。

當然如果是預先安排好的計劃,更簡單的說法是可以活著逃掉的,可是這樣G鳳凰不再登場了而蜜雪兒也不會死的。

所以我認為莉塔還是死了的,否則會顯得她很卑鄙的。

有沒有可以認為她沒有死但不玩卑鄙這套?

鳳凰只是一件用來消滅新自護號的武器,才是她留給大家的遺產。所以說鳳凰只是個道具,但又代替了本尊執行了拯救的任務。

其實她可以和號稱當場死亡的其他人,甚至生還者一起串通的,因為當時獨角獸二號機的駕駛員也是強化人並被宣告死亡的,所以更使我感到是做假實驗裝死尤其是這種絕對保密的實驗最易做假的,反正如果真死的人都應當在太空漂流,不會有人去找的就算真有其事也不會找到的。

不要忘記08的真正結局是士郎與逃亡的自護新人類兒童相逢,也可以想像是約拿說謊放走了莉塔。

不過本編的鳳凰高達的現身多半是以莉塔的指令行事的,只要認為鳳凰擁有類似VEDA等級的電腦就行了。

莉塔結局的神棍可能性
^^^^^^^^^^^^^^^^^^^^^^^^^^^^^

原則上可以把莉塔變成沒有生命表徵仍然存活的肉體,可是沒有寫這種玩兒。因為00中某人給打得頭腦開洞後,可是VEDA代替本尊說「我未死」及後治好本尊,那個撞頭向防彈玻璃的女孩也有這種可能,但這是無法逃脫研究所方面的控制。

如果說到了超越生命和死亡的界線,便要想到較另類的生命形式,即使在G系列也有:

DG 細胞`人工生命的莎拉`ELS`VEDA`DOME,不妨把精神感應框架也歸入類似的概念就易懂了,甚至在之前的UC中F-90也TYPE A.R./C.A.的電腦。而因為F-90後的UC電腦都可以做到也是新人類淡出的另一原因。


因為至今並未在G系列中使用,但在日昇之前的作品中使用過的,原則上莉塔的最後還可以考慮的。

1  革命機Valvrave的魔使,新人類當作吸血鬼,反正最初七英雄中還有數人未被補上姓名,其中一個叫莉塔吧,而第三銀河帝國的名稱,也較適合今西老師或德軍迷了,可是吸血鬼也太過霉了,這不適合莉塔的。

2  ZEGAPAIN的幻體,應當算是把真人的記憶變成人工智慧來運行,雖然上文說過DG 細胞`人工生命的莎拉`ELS和VEDA`DOME,但在ZEGAPAIN中「他」們是一直以為自己就是活著的人類,可這部的手法這麼灰暗,G系沒有採用過。

最神棍的提法日昇從未寫過的:

3001太空漫遊中,把系列的第一集的2001太空漫遊中,被拋出太空漂流的Poole,過了一千年後被找回和復活了。

------------------------------------------------------------
2 新人類的神話?新的人類>NEW TYPE

總是被戰爭利用的新人類
^^^^^^^^^^^^^^^^^^^^^^^^^^^^^^^^^^^^

這是專文談不同派的新人類在機戰同場交集。

https://@@@@2013-08-27/C.php?bsn=430&snA=43489&tnum=5\

但假設如果真的在原著中是同一個世界觀,可能會被視為同一類,到底其實是不同作品中都有自己專用的術語。

而相對就是W的「新的人類」或「人的革新」,其實對應現實世界的那些較抽像的哲學和宗教所說的新人類 NEW HUMAN`超人類 SUPER HUMAN`後人類 POST HUMAN的。

但這個可以包容其他鋼彈的較嚴格的意義上的新人類,反而最接近吉翁戴肯所說的NEW TYPE,也對新人類本身最有利的。

但一旦把新人類高調處理便可能給當作武器來利用,這里就要補上為何我說是4+1+2=7種類了?其實就是三種利用的方式的不同,隨作品的表述的變化。

首先那四種:UC NT`GX NT`00 Innovator`AGE X-ROUNDER,其實都是本質主義新人類,和現實世界的普通人截然不同的,不如說不再是人類的一般,也可以說比較神化的說法,就像超級英雄或星戰的絕地的地位了。因為被說得太多了,所以這里不再多談他們了。

中間那一種便是調整者即是民族意義上的新人類了,也是最沒有特殊能力的新人類,因為其實和太空居民和月球居民一樣是人種或民族的稱謂,但太空或月球居民不會自稱新人類,而調整者就自稱新人類了。當然GX的宇宙革命軍也自稱新人類,但故事中明明就有典型的新人類,所以沒有觀眾理會他們的話,要分就是他叫「新人類主義者」。最重要的是起初基拉等人看來真的很神,而當初爆種也是調整者獨有,雖然證實爆種不局限於調整者,而那些很神的表現也局限於少數適合戰鬥的調整者。但是否調整也成為PLANT國家和ZAFT軍的自我標榜也變成為戰爭所利用,雖然這場戰爭遠因是調整與否本身,最終結果當然出然了「戰鬥用調整者」也算是進入下一步的討論。

便是最後那兩種新人類了,便是真的作為武器而存在的新人類,又分為兩派了:一是 UC 強化人`GX 人工NT`SEED 戰鬥用調整者/生體CPU`00 超兵/人造變革者等,屬於傳統生化型強化人,二是像雷霆高達的再生P裝置和鐵血的阿賴耶識等義體型強化人,這類也不會有自己專屬的名稱,因為目標不是新人類而是「結果」擁有類似的能力。但需要一提的是在UC 強化人不一定純是人為的,即使是本來天然新人類被強化了也算是強化人,如逆夏的奎絲和Narrative 那三隻,而在獨角獸後強化人的形像也較改觀了,只是Narrative 那三隻本來新人類做強化還被逼苦練了近二十年功力,對正牌的強化人的佐爾坦來說勝之不武了。

故最好還是像W的「新的人類」或「人的革新」,W中其實也有個很像以上的新人類的角色便是卡多魯了,他的確擁有類似頭四種的新人類的直感能力和洞察力,所以他才會發現到零式系統的秘密。而他的身世也的確佩稱得上太空民族和自以為類似調整者的出身,即是故事中的「試管嬰兒」其實是特指在母體外的像試管的容器中出世的意思,那是借鑑美麗新世界的定義,只是現實中試管嬰兒是指人工授孕。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自然出世的,因為父親不想他為母親難產而死內疚。可是他的三十九個姐姐和四十個手下都是像試管的容器中出世的,只是他們的調整的用意不同SEED,而是因為為了適應太空較難自然生產的。

當然可以想像卡多魯在其他高達世界中更不好過的,只是如果W中很多像那四種本質新人類的存在,是否能保持這種淡化的解讀就要大家想像了。
作者: gx9900gundam    時間: 2019-2-23 02:14 AM

人性善惡論與人類革新
^^^^^^^^^^^^^^^^^^^^^^^^^^^^^^^

如果認為人性惡人類革新是必要的,否則將被人類間的戰爭所毀滅掉,可這要解釋為什麼人類現實中沒有自我毀滅掉?

如果認為人性善就無此必要,那麼戰爭只是像感冒一般的小病,是人性奔放所帶來的必要的惡,雖然解釋戰爭上有較複雜:

便是自認是善的普通人拒絕人類革新而戰鬥,注意的是他們自認的善和在現實標準下可能是善的,即這個善不是一般G系作者們要的善。

因為這種自認的善隱含了「退讓便是向邪惡屈服」,也便是所謂沒有絕對的大義只有各自的大義。

這是W式道德命令的一個悖論,所以其解決之道是主動放棄自認式的善,才能佔領道德高地。但也只有少部分人如希洛等人能領會的,在其敵對的一方可能簡單地認為「你終於承認我才是對的」或「我們=正義的強大,逼使壞人=邪惡屈服了」。

而像沒有一方單獨勝利所帶來的和平,在現實世界中對於不認同的人可能會向懦弱或怕死的方向想,所以他們所看的因為溝通所帶來的和平,反而是人性惡或人類向邪惡屈服了。

GX的亞洲三國編的結局中,的確是有些人寧願死而拒和平的,幸好他們也知道自己沒被接受,只是集體一起作最後的頑抗玉碎的方式和少數本應和解的敵人同歸於盡,並宣稱只是少數人的行動沒拖累其他人。當然實情是被逼和他們陪葬的人是被拖累了,可他們的角度只會想「為什麼你們不接受我們」。

G系的創作人多半拒絕了「自認的善和在現實可能的善」,但持主觀性的善的觀眾鋼彈還有選項:

去看今西隆志派的鋼彈作品還是在看鐵血中感受悲壯算了,而GX那一小節的幾個路人加一起有名字的將領Lee Jackson,也可以算是電視版高達動畫中,第一次較嚴肅地對於該種論點的交待回應。

當然GX還提供了第三可能性,而UC則以慢性的方式達成這個可能性。所以X以淡化的方式來接受新人類,把蒂法當作普通人來達成W的目標,而福井似想以較慢性的方式接近X的結果。

應當說清的是淡化不同否定,像田中芳樹式的人性觀,即我上文所說的人類無革新的必要就真是否定新人類了,認為有的只是英雄`偉人`聖賢`勇者------

銀英前傳的白銀之谷也有新人類的,還說過去也有機器人的,只是新人類隱藏或不知道自己是新人類,機器人都被淘汰了。

NT就是英雄`偉人`聖賢`勇者----豈不是自古所有英雄`偉人`聖賢`勇者`天才----都是新人類?

反過來說那些從未表現過的無名英雄`偉人`聖賢`勇者`天才又算什麼?對於誰是英雄`偉人`聖賢`勇者`天才?

這是一個「評價」的問題,便有宇宙革命軍的首領不接受蒂法是新人類的話。



最後終於完成了,也多謝日昇官方自行想出新人類不一定叫NEW TYPE,正在再一次細看星戰電影EP.4。




Copyright © 2003-2019 Uwants.com